• 我是新手 禮拜直播 聚會禮拜時間表 講道篇 週報 聖經下載 奉獻

H1N1 恐慌中的倚靠 — 胡忠銘牧師

  • 胡忠銘牧師

經文: 詩篇九十一篇 1-6 節、一 0 三篇 8-13 節

引言:

近幾年來,除了氣候變化異常、天災地變頻傳,讓人感到驚恐之外,各類新型病毒所引發的瘟疫,同樣使得人心惶惶。儘管現代的醫學科技進步,一日千里,然而當新型病毒侵襲時,還是會因為來得又快又凶猛,而使得醫療專家措手不及,甚至束手無策,導致許多人喪命。其令人心生恐懼之甚,絕不亞於戰爭之威。

面對來勢洶洶,所向披靡、無孔不入,對於生命產生嚴重威脅的病毒和天災,自詡為科學昌明、人定勝天的人類,還是會驚慌失措,不寒而慄!如此的恐怖景象,似乎正應驗著耶穌在傳福音的過程中,預言祂將再臨的預兆所指之現象一樣:「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地要大大震動,多處必有饑荒、瘟疫,又有可怕的異象和大神蹟,從天上顯現。」(路加福音二十一章 10-11 節)端見,瘟疫的發生, 不單是公共衛生、傳染病的問題而已,當然也不能只就醫學或藥理的角度來看待和解釋,其問題的出現和信仰絕對有關,我們還是得從人和上帝之間的關係談起。

一、 SARS H1N1

繼 2003 年 2 月 26 日 ,越南河內的一位美國商人,因罹患非典型肺炎,輾轉來到香港的醫院就醫,幾天之後,卻不幸死亡。之後,被證實,此一「非典型肺炎」,正是醫學界所謂的「嚴重呼吸道症候群」(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簡稱 SARS )。

由於 SARS 病毒出現後,隨著交通的發達,在地球村到處傳播,隨即引起全球一片恐慌。還好,經過一段時間的「抗戰」後, SARS 終於被壓制了下來,並沒有繼續擴散,之後,也沒有再復發。雖然 SARS 出現後不久,就被有效控制,沒有帶來大浩劫,可說是不幸中的大幸。但 SARS 所引發的恐慌,至今仍讓人餘悸猶存,特別是那些被 SARS 奪去生命的親人,心中之痛,時至今日,仍難以平復。

在 SARS 猖狂期間,除了人心惶惶外,卻也讓人看到了人性軟弱與現實的一面,不但在醫院服務的醫師人人自危,更有頂著「主任」和「主治」權威的醫師,下令經驗缺乏的住院醫師直接接觸病人,自己卻藉故請假或開溜,造成多位第一線的菜鳥醫護人員死亡。再者,一般社會大眾,深怕整天在醫院與病患為伍的醫師,將病源帶回家,而使得「醫生」這項被公認是高尚的職業,及那令人稱羨的醫師家屬,在 SARS 的期間,竟被視為高危險群,而成了人見人躲,避之唯恐不及。還有,無論是逛街、上班、上課,或到公共場所,幾乎人人自危,全都掛上口罩。令人無法接受的是,有不少口罩業者,竟趁機哄抬價格,大賺 SARS 財。這樣的報導和傳聞,想必大家仍記憶猶存。

繼 2003 年的 SARS 在世界各地引發恐慌之後, 2009 年,全球又被 HINI 的流感病毒所侵襲,使得人們再次陷入恐慌,其害怕的程度,並不亞於 SARS 肆虐的時期。民眾在擔心受怕的情況下,學校或機關團體,若發現有人發燒,便懷疑和 HINI 有關,隨即強迫其請假,到醫院篩檢。有學校甚至還因而宣佈停課, 深怕群聚感染,使得疫情擴大。為了防範於未然,許多大型醫院紛紛透過 DM ,教導人如何避免遭受感染的注意事項,同時囑咐人若感覺到骨頭酸痛、咳嗽、發燒、身體不舒服時,就必須立即就醫。再者,衛生署也透過大眾媒體教導人們打噴嚏時的正確遮掩方式,以免使得病毒擴散開來。

當然,也有醫生相當不以為然的站出來告訴社會大眾, H1N1 流感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可怕,不要被媒體的誇張報導所驚嚇,特別是年齡超過五十歲的人,受感染的機會,可說微乎其微,大可不必將 H1N1 視為洪水猛獸,這和一般的感冒一樣,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千萬不要恐慌,但要多加注意。

猶記得 2003 年 SARS 期間,我曾在報紙上發表文章談論過:二十世紀中葉起,醫藥的發展突飛猛進,基因工程的研究也成效卓著,醫學界還因此聲稱人類已克服了許多致命性的細菌和濾過性病毒。 1979 年,美國公共衛生局局長威廉史特華 (William Stewart) ,眼見人類醫學的進步,還信誓旦旦的指出:「此時,該是傳染性疾病終止的時候了。」「我們可以放心把傳染病學的書闔上了。」但事與願違,來勢洶洶的愛滋病毒、炭疽病毒、伊波拉病毒、腸病毒等新病毒一波波的出現,顯示出,醫學科技雖「道高一尺」,但新型病毒卻「魔高一丈」。有鑑於此,傳染病學的書不但不能闔上,未來所需面對的功課比起先前必定會更大、更棘手。

無論如何,當新型病毒逐漸蔓延、橫行時,人類往往對於真正的原因一無所知,在防疫與醫藥發明速度始終趕不上病毒快速傳播的情況下,病毒以鯨吞蠶食的速度,一個部落、一個城邦、一個國家,乃至於對一個文明的佔據。因此,二十一世紀的戰爭,是人類與微生物的戰爭,未來,我們勢必會有更多的硬仗要打!

二、瘟疫的歸因 – 罪

自有人類歷史以來,就常有瘟疫出現。在過去瘟疫肆虐的歷史裡,人類始終處於劣勢,其中,最讓人耳熟能詳的流行病,莫過於鼠疫、天花、霍亂、肺結核、流感等。瘟疫侵襲後,重者,千百萬人死亡,甚至摧毀城市、瓦解文明、殲滅族群;輕者,造成恐慌、經濟受創,官員下台。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鼠疫、天花、霍亂、肺結核等病,已經被有效控制,但流感病毒卻難以控制,甚至新型病毒比以前有過之而無不及,幸賴現代醫藥的發達,否則,死亡的數目,實難以想像!

事實上,從聖經的記載觀之,瘟疫的出現,幾乎都和人類的「犯罪」有關。撇開上帝對埃及法老王與摩西爭執,法老王因 內心剛硬、驕傲 所出現的「瘟疫」不談,從以色列百姓出現瘟疫的歷史得以見著,光是在出埃及時期,百姓在曠野漂流的四十年間,就出現過三次,原因不外乎百姓對上帝的「背逆」、「不信」、「不順服」、「驕傲」之「罪」。

以色列百姓遭受第一次瘟疫乃因「不信」。其事情乃發生在出埃及不久,約書亞派出十二個探子前往窺視迦南敵情之後,十二位探子中,只有約書亞和迦勒兩位信心滿滿的回來報佳音,其餘十位探子不但信心缺乏,還抱持悲觀的態度,甚至想另立領袖回埃及去。雖然約書亞向以色列百姓苦苦哀求,應當信靠上帝,順服上帝的帶領,但百姓仍冥頑不靈,而惹惱了上帝,用瘟疫擊殺他們, 而使得 這些報惡信的人,全都遭受瘟疫而死 。我們從上帝對摩西所說出的這一

段話:「這百姓藐視我要到幾時呢?我在他們中間行了這一切神蹟,他們還不信我,要到幾時呢?我要用瘟疫擊殺他們,使他們不得承受那地,叫你的後裔成為大國,比他們強勝。」(民數記十四章 11-12 節)便可清楚看到那些不信與報惡信的人之下場。

第二次瘟疫的發生則因為「不順服」。當時,摩西的領袖地位遭受嚴重挑戰,亞倫的祭司職分也面臨考驗。其頭號大敵,乃來自兩班人,一班是由可拉領導的利未人,另一班是由流便營所領導的二百五十個首領。因他們妒忌亞倫子孫擔任祭司的專利,意圖奪取祭司的崇高職份。雖然摩西竭力勸導可拉一黨及大坍和亞比蘭,但是毫無作用。為求眼前的和諧,摩西只好免為其難的讓他們在上帝面前獻香,背後再求上帝作公平的裁判。上帝為要印證亞倫的職分,乃大力懲罰叛亂者,使地裂開,將這些叛亂者活埋,並用瘟疫擊殺他們。這一次的災禍,「除了因可拉事情死的以外,遭瘟疫死的,共有一萬四千七百人。」(民數記十六章 49 節)

上帝降下瘟疫之災,其旨乃要藉此警惕後人,千萬不可褻瀆祭壇,擅自奪取祭司的職分,無端 攻擊上帝的僕人 。為教百姓更深領會這項真理,上帝命令把叛亂者用過的香爐錘成片用以包壇,再給以色列民作為紀念,又容讓亞倫用香壇獻香,為百姓贖罪止住瘟疫,使他們體會祭司事奉的效能。

第三次瘟疫的出現,乃以色列人在什亭與摩押女子行淫並拜別神,犯下「姦淫」與「拜別神」的大罪所導致。我們從民數記二十五章可見到這一段記載:「以色列人住在什亭,百姓與摩押女子行起淫亂,因為這女子叫百姓來,一同給她們的神獻祭,百姓就吃她們的祭物,跪拜她們的神。」(民數記二十五章 1-2 節)為此,上帝降下瘟疫,遭瘟疫而死的以色列百姓,總計有二萬四千人。(民數記二十五章 9 節)

以色列百姓進入迦南地,建國之後,在大衛王當政的時代,又發生過一次大瘟疫,總共死了七萬人,這段慘痛的歷史,被詳細記載在撒母耳記二十四章。其主要的發生原因,乃大衛登基為王之後,想藉由核點全民人數來誇耀自己所統治的國家之雄厚勢力,竟忘卻將恩典歸功於上帝的帶領,而遭惹了上帝的怒氣。從整個過程看來,應歸因於大衛的動機不純、歸功自己、炫耀成就之罪。還好,大衛知罪悔改,但依然得付出慘重的代價,為此,上帝以「七年的饑荒、被敵人追趕三個月、三日的瘟疫」三樣災害作為刑罰,讓大衛自選。最終,大衛寧願長痛不如短痛的受上帝親手的刑罰,乃選擇了三日的瘟疫,因他相信上帝有豐盛的憐憫。

除了上述之外,舊約先知書當中,先知亦曾多次發出厲言,藉以警告百姓,若執迷不悟,我行我素的繼續犯罪,上帝將用飢荒、瘟疫、刀劍來懲罰背逆祂的百姓。基本上,從整本聖經所記載的事件中歸因,上帝之所以會降下瘟疫,都指向同一個理由,那就是因為祂的百姓犯了罪。

三、恐慌中的倚靠

過去,人類面對不可知的未來或遭遇災難時,都會創造出各種神祇加以膜拜,同時以之作為心靈的倚靠。回顧台灣四百多年來的移民史,臺灣民間信仰的眾神之中,有許多神祇和早期移民者的旅程、生活、疾病等息息相關,同時也在個人或群居時,顯現出無可替代的安全感。其中的媽祖、保生大帝、華陀、王爺等,便是瘟疫的守護神;鹽水蜂炮與東港的燒王船,也是百姓為遠離瘟疫所產生出來的一種奇特文化。台灣民間信仰之信眾,對於膜拜這些神祇的虔誠,以及文化的熱衷,真是令人稱奇!

看到台灣民間信仰之信眾,在恐慌之中,會自創神明作為倚靠,身為基督徒,被瘟疫所苦時,我們豈可不仰望自有永有的真神上帝,祈求上帝的憐憫與同在?我們實當效法舊約詩人,經歷動亂和危機時,相信上帝必定與他同在所發出的信靠與盼望之詩:「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所以,地雖改變,山雖搖動到海心,其中的水雖匉訇翻騰,山雖因海漲而戰抖,我們也不害怕。」(詩篇四十六篇 1-3 節)「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我要論到耶和華說,他是我的避難所,是我的山寨,是我的神,是我所倚靠的。他必救你脫離捕鳥人的網羅和毒害的瘟疫。他必用自己的翎毛遮蔽你;你要投靠在他的翅膀底下;他的誠實是大小的盾牌。你必不怕黑夜的驚駭,或是白日飛的箭;也不怕黑夜行的瘟疫,或是午間滅人的毒病。」(詩篇九十一篇 1-6 節)

詩人之所以會發出詩篇四十六篇「上帝必與我們在」與詩篇九十一篇「上帝是我們的保護者」的呼求詩,乃因為他堅信:「耶和華有憐憫,有恩典,不輕易發怒,且有豐盛的慈愛。他不長久責備,也不永遠懷怒。他沒有按我們的罪過待我們,也沒有照我們的罪孽報應我們。天離地何等的高,他的慈愛向敬畏他的人也是何等的大!東離西有多遠,他叫我們的過犯離我們也有多遠!父親怎樣憐恤他的兒女,耶和華也怎樣憐恤敬畏他的人!」(詩篇一 0 三篇 8-13 節)可見,上帝必應許保護敬愛祂的人,也許諾對敬愛祂的人加以保護和照顧,當然,其關鍵乃在於我們是否全心信靠祂。

結語:

綜上所述,瘟疫之所以流行,正是人類自作孽的後果,應歸因人類的罪惡,這是聖經明確的記載。瘟疫雖然可怕,但卻是上帝 要人知錯悔改的記號, 也是對應著自然的平衡機制。當我們清楚知罪、懇切認罪、 遠離罪惡 、 遵守主命、 各安其份 、 愛護地球 、重視衛生, 勿多所逾越 時,相信 有憐憫、有恩典、不輕易發怒,且有豐盛的慈愛上帝,當會如同「父親怎樣憐恤他的兒女,上帝也怎樣憐恤敬畏他的人!」(詩篇一 0 三篇 13 節)一樣,成為我們永遠的幫助和倚靠。

最後,讓我們一起以新聖詩第 519 首《 為此塊土地,阮誠心祈禱 》之歌詞,為台灣這塊遭受天災地變、瘟疫侵襲的土地向上帝獻上祈禱。

 

為此塊土地 阮誠心祈禱 願主的真理 若光全地遍照

為此的城市 阮謙卑懇求 願主賜活命 互阮骨肉得救

願全能天父上帝 ? 聖國降臨 願喪鄉與悲傷 攏離開阮心中

願全能天父上帝 ? 旨意得成 願向望與喜樂 永遠惦阮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