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新手 禮拜直播 聚會禮拜時間表 講道篇 週報 聖經下載 奉獻

我的牧者,我的至寶 — 胡忠銘牧師

  • 胡忠銘牧師

經文:詩篇二十三篇 1-6 節;腓立比書三章 7-8 節

引言:

今天,可說是德生教會雙喜臨門的日子,實值得我們高興和感謝。第一喜:本主日是待降節期的第一個主日,普天下所有的基督教會,皆會透過待降節的禮拜,紀念並迎接主耶穌基督的再臨。第二喜:今天有十八位兄姐接受洗禮,成為基督徒,加入德生教會這一個大家庭。

一、簡述與提醒:

過去,有關待降節與洗禮的典故和意義,已經談論過多次,大家也都耳熟能詳,因此,不再細述,只藉此稍作簡述與提醒。

1. 待降節:

「待降節」( Advent )一詞乃源於拉丁文,為「到達、臨到」之意。待降節是「基督教會年曆」的開始 ,共 計有 四個禮拜,也就是從聖誕節前四週算起,至聖誕節為止。對基督徒而言,新的生命乃建立在耶穌基督的降生、受苦、被釘十字架、死與復活的救贖上。所以, 基督教會年曆 的循環,乃以期待基督降生的「待降節」為始。基於此,「待降節」也可比擬為基督節期循環的「元旦」, 其主要 的意義有三:

( 1 )紀念耶穌曾經降臨。
( 2 )今日耶穌臨在我心。
( 3 )等待耶穌再度降臨。

2. 洗禮:

「洗禮」是心靈重生的記號,也是屬靈生命(第二個生日)的開始。其意,從耶穌與尼哥底母「論重生」時的對話所言:「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約翰福音三章 5-6 節)得以瞭解。值得注意的是,第二個生日,人無法憑自己的力量獲得,當藉著聖靈而生。換言之,人的「第一個生日」由父母所生,屬乎肉體;「第二個生日」則是從上帝而來,屬乎聖靈。人若非藉著信,透過聖靈的澆灌,乃無法得著。

約翰加爾文在《基督教要義》第四卷十五章〈論洗禮〉一文中,就曾對此提出適切的解釋,他指出:「洗禮」有兩個目的、三種利益。

目的一:加入教會的表記,好叫我們既被接入基督,就被列為神的兒女。
目的二: 1. 增加我們對上帝的信心。 2. 在人面前承認我們的信仰。

利益一:乃是主把洗禮給我們作為潔淨我們的象徵和記號;或更加明白說,洗禮好比是一件具有法律性的公文,藉此神擔保我們一切的罪都得消除或塗抹,不再為祂看見或紀念,也不再將罪歸於我們。
利益二:表明我們在基督裡死去,得著新生命。
利益三:它確證我們不但被接上基督的生和死,而且與主結成一體,使我們能分享祂一切美善。

二、借鏡與省思:

前不久,有位被視為形象清新,問政犀利的男性已婚立法委員,單獨與一位熟女用餐時,被眼尖的媒體記者發現,遂而展開跟拍行動。餐後,兩人共乘一部高級休旅車,進到台北市的一家汽車旅館偷情,本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然而整個過程,卻被記者透過攝影鏡頭攝錄了下來。

隔天早上,偷情的醜聞,隨即登上台灣平面媒體的頭版頭條,而引發台灣社會的一片譁然,事件的女主角,更在一夕之間,成了國人注目的焦點,不但被窮追猛打,還被繪聲繪影,形容為手段高明的交際花,無奈之餘,只好出國避風頭。

醜聞被公諸於世後,男主角一時之間,由於無法面對自己的老婆、家庭、選民和所屬政黨,加上良心的自我譴責,以及社會道德輿論重大的壓力情況下,只好硬著頭皮,出面向妻子、家人和社會大眾認錯道歉。認錯並道歉之後,有人說他危機處理得宜,值得肯定;然大部份的人還是直指他咎由自取、活該、罪有應得,並不值得同情!當事人面對那有如萬箭穿心的痛苦和壓力,其內心的滋味,絕非筆墨可以形容!

無可否認的,醜聞既然被揭發開來,就得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批評與責難,同時還得付出相當慘痛的代價。當然,若偷情之事,未被人發現,雖可以不必承受外在的壓力,但內在的愧疚和罪惡感的煎熬,還是免不了。回顧醜聞被揭發之前,男主角問政態度的犀利和氣焰的囂張,相信大家仍記憶猶新;事件發生之後,再看男主角時,見到他卑躬屈膝,態度低調的模樣,簡直判若兩人。事實上,若能從罪惡當中,看到自己的軟弱與不足,進而認罪悔改,謙卑為懷,還是有其正面的意義。

上述事件發生之後,看到男女主角所承擔的嚴重後果,讓人想起,舊約時代的大衛王,在犯下謀殺和姦淫罪之後,不但經歷了自我良心的譴責、萬夫所指的痛苦,更甚的是,還得面對上帝的憤怒與究責。當他誠心認罪與悔改之後,雖得著上帝的赦免,但卻也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身為一 國之 君的大衛,經歷過風雨人生的道路之後,他深刻的體會到,無論處於任何景況,若能尊主為大,迎接上帝進入心中,成為「我的牧者」,不但可以遠離罪惡,更可以得著從上帝而來的恩惠與慈愛,並且得蒙上帝永遠的保守。如此的明證,從詩篇二十三篇,得以清楚見著。

三、我的牧者:

詩篇二十三篇,是一首大家都耳熟能詳,且喜歡閱讀的詩。這一篇詩篇,乃大衛所撰,被稱為「大衛之詩」。雖只有短短的六節,卻蘊含著神人之間深沈的意義,不但百讀不厭,也讓人閱讀越感動,素有「詩篇中的珍珠」之稱。

大衛之所以會有感而發的寫出這首詩,乃他深刻體會到,「罪惡」將人拉離上帝,使人失去信仰中心;有上帝的同在,罪惡便會遠離,也會得著上帝的保守與祝福。我們從詩篇二十二篇的前半段,大衛所走過的經歷可以見著,當他犯下殺人與姦淫的滔天大罪後,不但陷入罪惡的深淵,無法自拔,還遭受敵人惡意的攻擊。幸好大衛及時認罪悔改,而得以從困苦中迴轉,並得著上帝的赦免、安慰與引導。大衛續而將個人歷練,化為精鍊的語言,撰寫出詩篇二十三篇,從中,不但讓人清楚看到,大衛對於耶和華上帝這位「牧者」的喜悅與信任,更可從這位「牧者」的保守中,得著生命的力量,奔走人生艱苦的道路。

1. 必不致缺乏

人的內心若沒有上帝,不但不知道自己所需,還會依自己的私慾妄求,甚至在遇見慾望的試探時,不知所措,進而隨波逐流。基本上,人的心中若沒有上帝,什麼都缺。換言之,心中若欠缺上帝,罪惡便很容易由然而生。大衛犯罪之後,終於體會到這項真理。我們從詩篇二十三篇 1-3 節:「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之詩詞當中,得以見著。

2. 也不怕遭害

「遭害」一辭在詩體文之原意為「負面」的遭遇,即所謂的遭受欺騙、批評、攻擊、挫折、失敗、絕望。大衛的一生當中,在犯罪之後,所遇見的「遭害」隨之增加,特別是在他嶄露頭角、聲名遠播、登基為王、殺死部將、搶奪人妻之後更甚。當他經歷過這些「遭害」之後,這才深刻的體會到有上帝同在的真理,我們從詩篇二十三篇 4-5 節:「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得以看到他寶貴的信仰體驗。

3. 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

當大衛相信並信賴上帝是他的牧者之後,不但永不欠缺,也不怕遭害,他更進一步感受到:「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詩篇二十三篇 6 節)的盼望。

基於此,當人遭逢苦難、被罪綑綁、病痛纏身、灰心喪志、生死交關、處於彌留狀態之時,常以這一篇詩篇作為安慰與扶持之用。自己身為牧師,不但經常在會友處於上述的情況下,誦讀這一篇詩篇,也常在告別禮拜時,選讀這一篇詩篇作為主題經文。回顧過去二十多年來,所讀過的次數,已無法計數。

四、我的至寶:

眾所周知,保羅信主之前,不但自以為義,還主張若能遵行律法,便可為義。當他信主之後,這才瞭解,由於人的軟弱,人無法以行為和律法得著稱義,當需因為信,才成稱義。保羅的轉變,從其寫給 腓立比教會書 信中的 這一段書信:「 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 腓立比書三章 7-8 節 )得以見著。

保羅信主之後,不再以世俗的標準自誇,也不再以人的眼光來看待事物,因為他從前所視為優渥的條件,如今為了基督都看作是損失;保羅只以認識基督為至寶,與基督比起來,萬事不過是無用的廢物。保羅將至寶看成是垃圾,並非在否定世上一切有用的東西,而是他凡事絕對將上帝擺在第一,因若非如此,他便會被屬世的物質、名聲、權勢所牽絆,而失去對於上帝的忠心。

由上述端見,保羅和大衛一樣,同樣在信仰體驗中表露出,上帝就是他們的「牧者」,也是他們的「至寶」。

一天,我到高雄醫學大學口腔醫學院講授生命倫理的課程,因擔心遲到,所以提早從家裡出發。抵達教室時,由於離上課還有一些時間,而且工讀生又還未進教室協助架設上課所需的電子設備,我便利用空檔,瀏覽教室佈告欄上的海報和學校的公告。瀏覽之時,我看到了一張非常特別的海報,海報上頭標示著 SMILE (微笑),底下還有五個解釋,分別為: Specialists( 專業 ) 、 Mercy( 關懷 ) 、 Innovation( 創新 ) 、 Legion( 團隊 ) 、 Egalitarianism( 平等 ) 。當我拿出筆抄寫時,有一位我所熟識的基督徒老師正好進入教室,經過他的解釋,我才明白,原來這是 高醫口腔醫學院, 自喻為「熱水瓶院長」所提出 的 Slogan (標語),而這個 Slogan ,正是高醫口腔醫學院的教育目標 。

此一構思,在高醫 口腔醫學院 院長的部落格當中,有著詳細的解說。院長在其部落格文章當中如此談道:「 Hello ! Smile !都是口腔的功能,因此口腔醫學院以此為宗旨目標之一,盼望師生都能互相打招呼,以笑臉迎人。對病人也是如此,作個會微笑的醫師或醫護人員。讓愁眉苦臉的病人能微笑的走出醫院、診所就是最好最健康的禮物,這代表了醫術和 EQ 都得到肯定。」

院長的構思,頗富創見,相當具有教育意義,讓人看了從內心發出由衷的欽佩;然而這樣的主張,卻和我多年前,到新加坡講學時,所看到的 SMILE , 有著些許的不同 。 新加坡方面並非將「 專業」( Specialists )擺在前頭,而是將攸關信仰的「靈命商數」( Spiritual Quotient )放在最前面,他們 乃如此主張 : Spiritual Quotient ( 靈命商數 )、 Moral Quotient ( 道德商數 )、 Intelligence Quotient ( 智慧商數 )、 Leader Quotient ( 領導商數 )、 Emotional Quotient ( 情緒商數 )。當我 向在場的另一位基督徒老師,分享我在新加坡所看到的 SMILE 之後,他雖認同口腔醫學院院長所提出的構想,然卻也讚許新加坡對於 SMILE 的講法。

的確,若能將「 靈命商數」 擺在前頭 ,比起將「專業」放在最前面更好,因有專業,卻沒有信仰,往往會和大衛與保羅一樣,很容易落入人性軟弱的深淵。 若能夠將「 靈命商數」( Spiritual Quotient )擺在前面, 由「 靈命商數」來導引一切, 之後,再將高醫與新加坡所提出 的 SMILE 之構思合併在一起,那就 更為理想了,不是嗎?

結語:

無可否認的,人都是罪人,猶如傳道書七章 20 節所載:「時常行善而不犯罪的義人,世上實在沒有。」亦如保羅所撰:「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羅馬書三章 10 節)又如臺灣俗諺云:「鼻孔腑落,天下間沒有一個好人!」

人若不將靈命商數擺在第一, 效法大衛 所體驗的「耶和華是我的牧者」,以及 保羅將耶穌基督視為「至寶」的信仰表現 ,還是會因人的軟弱與有限,而受到 轄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