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新手 禮拜直播 聚會禮拜時間表 講道篇 週報 聖經下載 奉獻

去除「爭戰」,遠離「戰爭」 — 胡忠銘牧師

  • 胡忠銘牧師

聖經:箴言二十六章21節;羅馬書七章14-25節

引言:

<去除「爭戰」,遠離「戰爭」>是北韓頻發射飛彈,使得朝鮮半島情勢劍拔弩張,世界的和平受到嚴重威脅時,我受邀在《教會公報》所撰寫的社論主題。

社論第一段,我乃如此寫道:「北韓頻試射飛彈,使得東北亞和西太平洋地區的和平與安全受到嚴重威脅。儘管聯合國安理會一致對北韓通過被視為本世代最為嚴格的經濟制裁案,然卻惹惱北韓的領導人,揚言要以核彈攻擊美國位於西太平洋的軍事基地關島,引發全球震撼,連帶使得股票下跌,金價上揚,關島居民無不人心惶惶。有軍事觀察家擔心,若問題不好好解決,很有可能會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為此,國際間無不呼籲北韓停止挑釁行動,應開啟和平對話的大門。」(見《台灣教會公報》,<社論>,2017.8.22)

事實上,不只台灣的報紙常對北韓頻發射飛彈一事提出評論,世界各國的媒體亦發表過諸多論述,但幾乎都是站在軍事與政治的觀點,鮮少有人從信仰與人性的角度探討之。由於身為牧師,才會站在信仰與人性的立場,引用自己所寫的社論之主題,透過信仰的反思,好讓大家能夠思考如何去除內心的「爭戰」,以免「戰爭」的發生。

一、爭戰vs.戰爭

人類之所以會引發「戰爭」,就是存在於內心的「律」之「爭戰」而起。會有這樣的問題出現,乃因「原罪」(Sin)之故,使得人性在軟弱的情況下所導致。雖是如此,人總不能將問題全歸咎於「原罪」,因透過聖經的話語,以及耶穌基督的救贖,人依然可藉著信仰,勝過罪惡的桎梏,化解內心的「爭戰」,免於「戰爭」的發生。無可否認的,要勝過內心的爭戰並不簡單,然還是得加以省思與學習,好讓我們在陷入罪惡之律的爭戰時,能藉著信仰,勝過「爭戰」,遠離「戰爭」。

基本上,人內心會出現「爭戰」的來源有四,分別為:魔鬼、罪惡、世界與自我,其中,最難克服的是「自我」。然若自我能站立得穩,不但可以勝過魔鬼、罪惡與世界的攻擊和誘惑,還可去除罪惡的「爭戰」,遠離「戰爭」的發生。台灣俗諺云:「樹頭站乎在,不驚樹尾做風颱。」其意乃在訴說,人若堅定不移,就不必擔心外來的誘惑、挑戰、衝擊與流言蜚語。可惜的是,人還是因為軟弱,常敵不過罪惡在心中的爭戰。

我曾在2001年所出版的拙著《壓力與能力》一書當中寫道:「『戰爭』一詞在英文和希伯來文中,有著諸多用詞,以英文為例,聖經裡面記載有關「戰爭」之事時,幾乎都會使用”fighting”(戰鬥、交戰)、”battle”(戰爭)、”war”(大規模的戰爭)或”warfare”(戰鬥、鬥爭)這些字。若進一步深入探討發生『戰爭』之因,卻不難發覺這些問題都是由於內心的”hatred”(憎惡、怨恨)、”jealousy”(嫉妒)、”argument”(爭辯)、”greed”(貪婪)之『爭戰』所衍生出來。換言之,內在的『爭戰』,往往是導致外在『戰爭』的原因。端此,『爭戰』與『戰爭』乃相互關連,有著絕對的因果關係。

創世記二十七章35-36、41節記載:「以撒說:『你兄弟已經用詭計來將你的福份奪去了。』以掃說:『他名雅各,豈不是正對嗎?因為他欺騙了我兩次,他從前奪了我長子的名份,你看,他現在又奪了我的福份。」「以掃因他父親給雅各祝福,就怨恨雅各,心裏說:『為我父親居喪的日子近了,到那時候,我要殺我的兄弟雅各。」從以撒與以掃的對話得以看出,因著雅各處心積慮想奪得長子的名份,並求得來自父親的祝福,內心早就在虎視眈眈中,充滿著欺騙、自私、自利的「爭戰」,致使計謀得逞之後,以掃揚言要殺害雅各,使得兄弟鬩牆,勢不兩立的故事,在聖經中成為重要的殷鑑。

由內心的『爭戰』轉變為外在『戰爭』之例子,在舊約聖經中,有著諸多記載。其中最讓人耳熟能詳的,有該隱因嫉妒亞伯,拿刀殺死亞伯的故事;腓利士人因對於以撒所耕種的田地豐收、六畜興旺、日漸昌盛而分外眼紅,遂將以掃及父親亞伯拉罕所挖的井全部填平,企圖阻擋其耕作權之故事;掃羅由於妒忌大衛的勇敢與功成名就,而追殺大衛,想致他於死地的故事;大衛覬覦烏利亞之妻拔示巴,運用計謀害死烏利亞的故事等。

前述有關謀財害命、欺上瞞下、趕盡殺絕、搶奪人妻的情事,無一不是先發自於內心的『爭戰』後,再引發一連串外在『戰爭』的結果。這樣的情景,真有如箴言二十六章21節所載:『好爭競的人煽惑爭端,就如餘火加炭,火上加柴一樣。』」(見胡忠銘撰,《壓力與能力》,(台南:人光出版社,2001),頁96-98。)足見,人之所以會如前述所說的「戰爭」結果出現,不外乎發自於內心的「爭戰」所導致。

內心自我的「爭戰」問題,保羅本身有很深刻的體認,我們從他寫給羅馬教會書信,可以清楚見著(見羅馬書七章14-24節)。這段經文,保羅以摩西的律法為例指出,律法是良善的,卻無法助人為善;律法不是罪,卻無法阻止人作惡。由於罪惡把人類罩住,人常在軟弱的情況下,使得罪惡的律佔了上風,導致理智上明知不可行,但行動上卻不由自己的行了出來。因保羅自己也曾遇到同樣的狀況,才會提出下列的自我告白:「因為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願意的,我並不作,我所恨惡的,我倒去作。」(羅馬書七章15節)這樣的結果,即內心所謂的「爭戰」。

基本上,人心中所存在的「爭戰」,就是因為這一個「律」在心中左右人的決定,即,當人喜歡遵行上帝的律法時,另一個「律」就會出現在心中與之「爭戰」,而這一個隱藏在人們身上的「律」,就是罪的力量與權勢,正是我們內心出現「爭戰」時的最大敵人,人常在軟弱中,被這一個罪惡之律所轄制,因此,保羅才會發出感嘆與央求:「我也知道,在我裏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羅馬書七章18-19節)「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馬書七章24節)

感謝的是,保羅在追求戰勝自我的「爭戰」中,他找到了一個解決方案,即,「靠著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罪惡所轄制的律。」(羅馬書七章25節a)此一寶貴的方案,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五章57節當中,再次表明:「感謝神,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足見,藉著耶穌基督的大能,得以勝過罪惡所轄制的律。

談到這裡,使我油然想起,台灣有幾句難以自律的「詼諧雙關語」,值得參酌:「飲酒,我攏嘸步。」(喝酒,我都不用嚼的。)「講到菸,我火就著。」(說到抽菸,我就把火點著了。)「講到檳榔,我就吐血。」(一提起嚼檳榔,我就吐出紅色的檳榔汁。)「講到博筊,我就氣。」(說到賭博我就去。)「酒介歹。」(把酒戒掉不好。)「茫擱飲。」(喝到醉茫茫時,還是繼續喝下去。)

台語會有這些詼諧雙關語的出現,除了要以幽默意味作為提醒之外,似乎也在告訴有這種毛病的人,心中雖有良善的律,卻被罪惡的律所轄制,而難以自拔,導致心中的「爭戰」連連,無法跳脫。

二、勝過「爭戰」,免於「戰爭」

因原罪加上人不願意追求真神之故,人就會存邪僻的心,也就是罪惡的律,即導致內心所常出現的「爭戰」,如保羅所說的:「裝滿了各樣不義、邪惡、貪婪、惡毒;滿心是嫉妒、兇殺、爭競、詭詐、毒恨;又是讒毀的、背後說人的、怨恨神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誇的、捏造惡事的、違背父母的、無知的、背約的、無親情的、不憐憫人的。」(羅馬書一章29-31節)人雖知道這些罪惡之律不好,「且是上帝所判定,行這樣事的人是當死的,然而他們不但自己去行,還喜歡別人去行。」(羅馬書一章32節)但還是行出惡事。

如今,南北韓的問題,已赤裸裸顯露出前面經文所述的人性軟弱。是的,就是因罪惡的律在人心中與良善的律不斷「爭戰」,最終因罪惡的律勝過良善的律,才會引發「戰爭」,特別是二戰之後,南韓的李承晚與北韓的金日成兩人爭奪領導權時,因著美蘇兩強陣營的介入,才會於1950年6月25日爆發韓戰。

歷經三年的韓戰結束後,雖於1953年7月27日簽署停戰協定,雙方以38度線為界,各據朝鮮半島南北一方,然時至今日,朝鮮半島的對立並未因著時間而趨緩,反而更加激烈,甚至成了聯合國最為棘手的問題。

除此之外,1949年以來,台海兩岸的緊張關係,至今依然無法解決,使得身處台灣的我們,深感不安與憂心。若兩岸領導人和百姓,不消除心中長久以來所累積的「爭戰」,難保「戰爭」不會再度發生。

引言所提的社論中,我還寫道:「二十世紀是戰爭的世紀,因二十世紀發生過兩次世界大戰,其規模之大,死傷人數之多,乃前所未有,若再加上韓戰、越戰、中東戰爭等,還有被西方列強殖民的國家紛紛獨立後,所引發的內戰,戰爭的數目著實難以勝數……。托爾斯泰在《戰爭與和平》寫道:『無論是俄羅斯人,或是法國人,從任何角度看起來都是一樣的。更何況大家從小都受過教育,都應該遵守戒律,那就是勿殺人,可是人類為什麼還要藉著戰爭而互相殺戮呢?』

歷史證明,政治與軍事強權終究無法解決人類的問題,根本之道,還是得從遠離罪惡,心靈的改造著手起。否則,內心的「爭戰」無法消除,真不知何時會引發『戰爭』。」(資料來源:《台灣教會公報》,<社論>,70143期,2017.8.22.)

曼德拉(Nelson Rolihlahla Mandela,1918-2013)因領導反對由白人政府所制訂的「種族隔離政策」(Apartheid),被捕入獄。被捕之後,南非法院以「密謀推翻政府」等罪名,前後判處他入監服刑長達26年半,直到1990年3月14日才獲得釋放。

曼德拉服刑期間,有13年歲月在南非開普敦桌灣的外海,面積僅5.07平方公里的羅本島度過。羅本島是1948年至1994年,南非共和國在南非國民黨執政期間,專門用來關押政治犯的地方,該島的性質,和台灣的綠島相當類似。曼德拉在近27年的牢獄生活中,受盡監獄管理員的虐待與折磨,其內心的「爭戰」不言可喻。

曼德拉出獄後不久,當選南非總統,成了南非史上第一位由全面代議制民主選舉所選出的元首。1994年5月,曼德拉就任總統的典禮上,特別邀請之前在獄中虐待他的三位獄警參與盛會,還將他們奉為座上賓。曼德拉在就職典禮的致詞中提到:「能夠接待這麼多尊貴的客人,我深感榮幸,可是更讓我高興的是,當年陪伴我在羅本島度過艱難歲月的三位獄警也來到了現場。…年輕時,我性子急、脾氣暴,在獄中,正是在他們三位的幫助下,我才學會了控制情緒…。」

就任儀式結束後,曼德拉走近三位獄警的身邊,告訴他們說:「在走出囚室,經過通往自由的監獄大門那一刻,我已經清楚,如果自己不能把悲傷和怨恨留在身後,那麼我其實仍在獄中。」曼德拉的這番話,不但讓獄警無言以對,更贏得世人的掌聲,還結束長久以來,積壓在內心的「爭戰」。

結語:

由於我們是罪人之故,心中常會如同保羅一樣,出現罪惡與良善之律的「爭戰」,連身為基督徒的曼德拉亦清楚表明:「我只是不斷努力的罪人。」然無論如何,當「爭戰」出現的時候,願我們靠著主耶穌基督,脫離罪惡所轄制的律。否則,我們將會因內心不斷的「爭戰」而爆發「戰爭」,急速走向滅亡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