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新手 禮拜直播 聚會禮拜時間表 講道篇 週報 聖經下載 奉獻

20090531 健康中心的狗醫生 (謝貴恩姐妹)

我是這學期新進的校護,開學沒幾天我就發現,我所負責的健康中心是全校各處室「人氣」最旺的地方。幾乎每堂下課時間,都會有學生進來;剛開始的時候我常常會緊張的問他們:「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除了少數真正身體微恙的以外,大部分的學生都會回報給我一個「有點神秘又有點尷尬的笑容」,然後說:「沒有啦!我們是來看『奶哥』和『奶弟』的啦!」

『奶哥』和『奶弟』是學校的「校狗」。與前任校護 ( 她和我是同屆育英鄰班同學 ) 交接班的第一天,我一走進健康中心,就看到她正拿著狗食罐頭攪拌飼料,兩隻壯碩的狗,圍著她搖著尾巴,一隻全身白毛、身材修長,另一隻毛色淡黃、矮腳大頭,她一邊分配牠們的食物,一邊說:「貴恩,我現在最不放心的就是這兩隻狗,我退休後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幫我餵牠們?」啊!這是什麼「職務交接」呀?「正事」還沒講到,就先提這件事;雖然以前娘家也養過一隻重達二十幾公斤的台灣土狗,但是,這裡是「健康中心」,怎麼可以讓「狗」進來呢?萬一牠們身上有跳蚤、虱子或狗味怎麼辦?還有,牠們的個頭這麼大,食 量一定不小,飼料誰來供應?到底是誰允許學校飼養牠們的呢?真是庸人自擾啊!

可能是我心中有此成見,這兩隻狗一開始也不理我,雖然我也依約幫牠們調配早餐,換水,但每次我呼喚牠們,甚至輕聲與牠們說話,牠們就是不像與學校的學生們一樣熱絡;牠們平常在操場或學校附近跑來跑去,曬太陽,想睡覺時就自動的跑回健康中心;每隻狗有牠專屬的「床位」─『奶弟』喜歡睡在第一床的床底,『奶哥』喜歡睡在體重計的旁邊。這些學生常結伴同來,圍著牠們,對著牠們說話,一下子撫摸牠們,一下子把牠們的身體翻到另一個方向,牠們就如此任由學生們擺佈;有時『奶哥』會四腳朝天的仰躺著,露出牠的生殖器,女生們就會笑著罵道:「ㄟ!奶哥,這樣子很不雅耶!」並把牠的身體推回去。反正,學生們無論心情好壞,都喜歡來找這兩隻狗玩,牠們也願意停住腳步,從他們手中接受吃剩的雞骨頭。

我很好奇牠們是不是來者不拒,或者牠們是否真的認識這些學生,他們說,這兩隻狗會認生人,她們剛入學時,也曾被牠們追過;牠們會對校外人士狂吠,也會追趕入侵牠們「地盤」的狗,還曾經把校園樹上的松鼠咬得皮開肉綻,把貓嚇得一整天呆在樹上不敢下來;那時覺得這兩隻狗好可怕,但現在牠們卻成 了他們的好朋友。我在健康中心裡面,卻經常聽到窗外傳來叫喚牠們名字的聲音,而且,聲音總是充滿感情地拖著很長的拍子。

聽說這兩隻狗是同一隻狗媽媽所生,同一胎次的狗,但是身材、毛色都並不一樣,連個性也大不相同;『奶弟』很貪吃,常常自己碗裡的食物才吃ㄧ半,就去偷吃『奶哥』的,難怪愈來愈胖,加上短腿矮身,樣子就像條大冬瓜;但是牠較平易近人,粗壯的尾巴搖起來熱情十足。『奶哥』則顯得多愁善感,我剛到職的前兩週,牠每天早上站在健康中心的門口探著頭看我,就是不肯進來,彷彿健康中心換了主人,這個「家」就沒有歸屬感似的;牠並不拒絕我摸牠,但是就是不馬上吃我配的飼料,一副落寞的神情,令人不忍,其他的老師們說,她們覺得『奶哥』瘦了;有一位特別愛『奶哥』的老師,還特別打開一罐狗罐頭,用湯匙一口一口的餵牠,牠才願意進食;我開玩笑的說,難怪牠不肯理我,因為我才不會如此溺愛牠,這樣會寵壞這隻狗的。

前幾天我帶孩子去看眼科,那裡的護士是我們學校的校友,一聽到我在這裡當校護,立刻就問我:「『奶哥』和『奶弟』好嗎?」看來,她也是看著「『奶哥』和『奶弟』一起「長大」的學生。

最近我和這兩隻校狗較熟稔了,當我需要離開健康中心到校內其他教室時,牠們還會跟著我走,甚至走在我的前面,好像怕我會迷路似的。有一次我在學務處主任的辦公室開會,牠倆還輪流走進來,把鼻子湊到我的腳邊,好像在問我,為何不在健康中心陪牠們?我把牠們小時候的照片找出來放在電腦的桌面上,看到牠們剛被收養時的樣子,真是惹人憐愛!

靈修時,我讀到舊約聖經傳道書第三章 17~22 節:「我心裡說,上帝必審判義人和惡人,因為在那裡,各樣事物,一切工作,都有定時。我心裡說,這乃為世人的緣故,是上帝要試驗他們,使他們覺得自己不過像獸一樣。因為世人遭遇的,獸也遭遇;所遭遇的都是一樣。這個怎樣死,那個也怎樣死;氣息都是一樣;人不能強於獸,都是虛空。…故此,我見人,莫強如在他經營的事上喜樂;因為這是他的分;他身後的事,誰能使他回來得見呢?」人有悲歡離合、勞苦重擔,獸也有;然而上帝卻要我們在祂賞賜我們的日子裡靠主喜樂。

這群學生因著這兩隻校狗,情緒變得穩定,看著學生們跟牠們輕聲細語的樣子,誰說牠們不是安撫學生情緒的「狗醫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