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新手 禮拜直播 聚會禮拜時間表 講道篇 週報 聖經下載 奉獻

超越的愛之預備(一) — 胡忠銘牧師

  • 胡忠銘牧師

經文:撒迦利亞書九章 9 節;約翰福音二章 13-22 節

前言:

再過一個星期就是棕樹主日,即耶穌基督騎著驢子進入耶路撒冷城,準備受苦,完成拯救人類大業的日子。耶穌的到來,將自己獻為活祭,並不是偶然的,而是有上帝特別的旨意,因從先知的預言:「錫安的民哪,應當大大喜樂;耶路撒冷的民哪,應當歡呼。看哪,你的王來到你這裏,他是公義的,並且施行拯救,謙謙和和地騎著驢,就是騎著驢的駒子!」(撒迦利亞書九章 9 節)便可得知。數百年之後,耶穌果然如先知撒迦利亞之預言所示,謙和地騎驢進入耶路撒冷城。(見馬太福音二十一章 1-11 節)

當耶穌騎驢進城時,民眾夾道歡呼,以君王凱旋歸來的方式,迎接著耶穌的到來。此時,耶穌知道,人們對祂的來到,存在著錯誤的期待,以為祂會為受羅馬帝國統治的猶太人帶來政治上的解放。但耶穌的到來,並非政治與民族的解放,而是生命的救贖,以及心靈上的更新和改造。

耶穌騎驢進入耶路撒冷,被人釘上十字架之前,除了透過傳揚救贖的福音、醫病、趕鬼與行神蹟之外,祂還曾以猶太人的身份,特地行經與猶太人世代交惡的撒瑪利亞地區,並向當地的婦人要水喝,且與婦人對話,以此行動表示,人不應該存有族群藩籬的心態。進入聖城之後,耶穌還以潔淨聖殿的行動,訴說人心的貪婪與對上帝的不敬虔。耶穌所展現出的這些行動後,遂而獻上自己為活祭,就是要實踐超越的愛,將人類從人性的罪惡與軟弱中拯救出來。可惜的是,當耶穌實踐超越的愛之後,人類還是嚴重存在著種族藩籬的心態,內心依然貪婪,且對上帝不敬虔,導致種族與經濟的問題重重。

暫且不談貪婪與經濟的問題,從種族問題觀之,其嚴重性,從下列這一則發生於最近的台灣,天天被熱烈討論的議題,以及歷史上的種族的仇恨與交惡,便可知曉。

一、從本位、偏見與怨恨的文章談起

有位以「范蘭欽」、「郭才子」、「辛文菊」、 「 趙天揖」 等筆名,發表了多篇文章,自諭為「高級外省人」,稱台灣人是「台巴子」、「低等族群」、「倭寇」、「歹丸」 ( 台灣的諧音 ) 、「瘋子」,還說台灣是個「鬼島」,看到這樣的遣詞用字,讓人深感不可思議!

起初,事情尚未明朗,作者還處於被懷疑是「范蘭欽」、「郭才子」等筆名的階段時,他乃堅決的否認到底。最後,在各界壓力和友人的勸說下,得知紙包不住火,才在加拿大出面召開記者會,公開承認「范蘭欽」、「郭才子」等名字,正是他的筆名,且這些文章全都出自於他的手。可惜的是,在他公開承認之後,還義正嚴詞的解釋說:「范蘭欽是個了不起的概念,我就是范蘭欽!」「這是言論自由,要受保障!」。

當我聽到作者在記者會當中,自認為所提出的看法「是個了不起的概念」時,激起了我詳讀這些文章的衝動。當我閱讀過他所寫的多篇文章後發現,他的確如此寫道: 「一般人以被說雜種( bastard )為恥,台灣人卻以此為傲。 … 台灣人常說:『我不是漢人,我有平埔族血統,我有日本血統。』最好還攀附到歷來到過這裡的洋人,西班牙、英國、荷蘭。 …… 中國人強調漢化,台灣人卻誇大雜化。真是雜種也就罷了,問題就是他原是純種的閩南人,為了台獨去中,故意說自己不是中國人。」、「歹丸現在走的是死路,根本沒資格回歸,只有武力解放後實行專政。歹丸鬧的從不是民主,而是民族問題。 …… 看歹丸之惡,就知主國改革開放一定要慢,西方惡勢惡識一定要先排除,武力保台後也不能談任何政治開放,一定要鎮反肅反很多年,做好思想改造,徹底根除癌細胞。」、「陳儀就是在台行仁政,結果給了倭寇造反之機,起了 228 。記取此教訓,不能放鬆槍桿子。就算乖乖回歸還要鎮防,若流了我中國人的血,那對這批倭寇必要嚴打無赦。」 (資料來源: http://en.wikipedia.org/wiki/Kuo_Kuan-ying )

作者寫出這樣的文章,其所流露出來的自我優越感,視台灣人為次等公民,甚至樂見中國應不惜鎮壓血洗台灣的思想,應不單只是 大漢沙文主義作祟而已,簡直是一種 可以比擬為殺傷力強大的思想核子彈,因文章中充滿著對不同政治主張的人之怨與恨。若繼續這樣下去,人們很容易被此一充滿政治仇恨與民族主義思想的言論所激怒,進而產生衝突!事後證實,發表文章的人,正是台灣駐加拿大多倫多辦事處的新聞局公務人員郭冠英。

當我讀完他所寫的文章後,真的非常難以理解,為何一位在台灣成長、接受台灣教育、享受台灣資源,還領台灣納稅人的錢之公務員,竟然會寫出如此怨恨台灣這塊土地和人民的文章!縱使他所恨的,是台獨思想和貪污腐敗的官僚,然台灣是他生長的家,怎可將台灣稱為「鬼島」,否定台灣的一切?

二、民族主義,衝突之源

人若高舉民族主義,站在自己的立場上,去鄙視和否定與自己的血統、政治立場不同的族群,不但有違聖經的教導,還會激起族群的衝突,難以收拾。打開人類的歷史,引發戰爭與屠殺悲劇的因素,不外乎人們對於名、權、利的追求與爭奪。尤有甚者,民族主義與種族情結的糾葛,亦是重要的原因之一。近代史上,最常被人提起,且引以為鑑的,莫過於二次大戰時,屠殺了六百萬猶太人的劊子手希特勒。

希特勒之所以會發動戰爭,使出殘酷的手段來殺害猶太人,乃受到德國哲學家尼采的民族哲學所影響,因在尼采的哲學理念中,強烈的認為,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優良的民族。此一民族哲學的觀念,深深影響希特勒的思想,導致希特勒在登位掌權後,自以為是的認為,居住在地球上的人類,應該由世上最優秀的日耳曼民族來統治。

希特勒為實現他心目中所謂「神聖羅馬帝國的第一帝國」,以及「普魯士所建立的第二帝國」之後的「納粹、第三帝國」之美夢,乃於歐洲發動侵略戰爭,展開瘋狂的屠殺,造成了二次大戰期間,有六千萬軍民慘死於砲火之下。

還有,伊拉克前總統海珊,也是因為民族主義的作祟,於 1988 年,下令以化學武器殺害五千名的庫德族人。再者, 前波希尼亞塞爾維亞領袖卡拉迪奇,也是因為種族的恩怨,其所屬的部隊於 1995 年,在波希尼亞東部的斯瑞布里尼卡,屠殺將近八千名的男性穆斯林(回教徒) ,而受到世人的同聲譴責 。還好,這種以種族滅絕的方式屠殺的罪刑,最終都被送上國際法庭,受到嚴厲的制裁,總算還給被高舉民族主義的獨裁者所殺害的家屬一點安慰。

當然,除了戰爭之外,過去美國與南非所實施的種族隔離政策,使得有色人種的尊嚴被踐踏,無法享有與白人同等的福利與地位,也是民族主義作祟所產生出來的悲劇。這些不平等的種族隔離政策,在諸多信仰前輩的努力下,終於打破藩籬。

此一結果,應當歸功於聖經的教導,以及 1970 年代,美國與非洲的黑人神學家,基於創 世記一章二十七節所載:「神就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象造男造女。」 人是上帝的受造物,無論膚色,同有上帝的形象,享有人性的尊嚴,且因著 先知書阿摩司五章 21-24 節的教導:「我厭惡你們的節期,也不喜悅你們的嚴肅會。你們雖然向我獻燔祭和素祭,我卻不悅納,也不顧你們用肥畜獻的平安祭;要使你們歌唱的聲音遠離我,因為我不聽你們彈琴的響聲。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以及耶穌傳福音時,引用先知以賽亞的信息所言:「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路加福音四章 18-19 節)藉此提醒以基督教信仰治國的白人政府,豈可違背聖經的教導,不行公義,排斥有色的人種,並忽略窮人與受壓制者?這樣的話,縱使總統就任時,手按聖經作宣示,且禮拜天上教堂敬拜上帝,又有何用?

感謝的是,在普世教會的齊心努力下,黑人神學家經過多年的神學思考、反省、訴求和建言,終於結出果子。如今,不但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已經廢除,連美國也都已經有黑人當上了總統,而且各地的原住民與弱勢族群文化,也已逐漸受到重視。

三、猶太與撒瑪利亞人交惡的殷鑑

自古以來,猶太人與撒瑪利亞人之間所存在的深仇大恨,除了所羅門王去世之後,耶羅波安和羅波安兩人為爭奪王位,而使得以色列王國分裂為兩個國家的北以色列、南猶大,而種下「怨恨」的種子外,另一項重要的因素,還是在於北國以色列於主前 722 年被亞述帝國併吞之後,亞述帝國為便於統治和管理,乃採取種族遷徙和通婚的政策。當然,一時之間,要將整個北國的人民往外遷移,有其技術和管理上的困難,亞述帝國只好退而求其次,將北國以色列的一部份人民遷徙到瑪代,(見列王記下十七章 6 節:「何細亞第九年亞述王攻取了撒瑪利亞,將以色列人擄到亞述,把他們安置在哈臘與歌散的哈博河邊,並瑪代人的城邑。」)由於勒令被強制移民的北以色列人不准回國,只好選擇定居該地,久而久之,便被同化。

另一方面,由於亞述帝國將其他族群帶進撒瑪利亞(見列王記下十七章 24 節:「亞述王從巴比倫、古他、亞瓦、哈馬,和西法瓦音遷移人來,安置在撒瑪利亞的城邑,代替以色列人;他們就得了撒瑪利亞,住在其中。」)沒有被勒令遷移的撒瑪利亞地區的人民,也就和被遷移而來的外國人通婚。撒瑪利亞地區的北國人民和外人通婚後,已不再是純種的以色列血統,導致南國尚未被巴比倫王國所滅,仍保有純種以色列血統的南國猶大人稱他們為「雜種」,且對他們嗤之以鼻。

基本上,在猶太人的觀念中,保有上帝選民的「純種」,是他們所堅持的傳統。從古至今,這樣的思想,依然不變。假如,家族當中有人執意與外邦人通婚,或改信他宗教,就得為其舉行告別式,因與外邦人結婚,或敬拜其他的神,就會喪失猶太人的純種身份,而被視為已經「死亡」。

主前 586 年,巴比倫王國入侵南國猶大,將百姓擄至巴比倫時,南國的猶大人民,堅持保有自己的血統,不但不願與外人通婚,還堅持自己的信仰,倔強地繼續做他們的「猶太人」。直到亡國的七十年之後,波斯帝國興起,擊敗了巴比倫,這群自稱為純種的猶太人民,才在波斯王的恩待下,被允許歸回家鄉。回到祖國之後,猶太人的當務之急,乃在於重整家園,並重建耶路撒冷被毀的聖殿。此時,早已和他國人民通婚的北國人民(撒瑪利亞人),得知同為南猶大國人民重回家園,準備著手重建聖殿時,乃主動示好,要求加入建殿的工作行列。然由於從巴比倫回歸的南國百姓,標榜自己是純種的「猶太人」,且認為聖殿的重建工作非常神聖,血統不純的「撒瑪利亞人」不能加入,以免「污染」聖殿。被嚴厲拒絕之後,撒瑪利亞人對於猶太人的痛與恨,可想而知!此事,乃發生在主耶穌基督誕生的四百五十年之前。

撒瑪利亞被猶太人拒於門外之後,只好在撒瑪利亞中央的基利心山上,自己建蓋了一座聖殿,頗有與耶路撒冷的聖殿「互別苗頭」之意味。主前 129 年的瑪加比時代,猶太領袖竟率兵攻打撒瑪利亞,並摧毀了基利心山上的聖殿。這一戰,使得本已經和猶太人結怨頗深的撒瑪利亞人,對於猶太人更加恨之入骨。

撒瑪利亞人與猶太人的紛爭,自從主前 450 年起,經過了四百多年的光陰,依然激烈。直到耶穌的時代,仇恨與對立的情況不但毫無改善,也老死不相往來。基本上,其最大的原因,即「民族主義」的本位主義所導致。

為突破猶太人對於撒瑪利亞人的歧視,耶穌乃以猶太人的身份,親自走入撒瑪利亞的地域,還主動與撒瑪利亞的婦人對話。以行動打破種族的藩籬,還多次舉例,表達對於撒瑪利亞人的關注。其中,耶穌所比喻過的「好的撒瑪利亞人」(見路加福音十章 25-37 節),以及十位得著醫治的痲瘋病人中,卻只有一位撒瑪利亞人記得向耶穌獻上感謝(見路加福音十七章 11-19 節),最為人所樂道。

耶穌一再提起撒瑪利亞人,並強調其善行的主要用意,除了在諷刺那些一味高舉民族主義,只重「血統」,標榜「純種」口號,卻毫無愛心,又不懂得感恩的猶太人外,也同時在提醒猶太人,上帝的救恩是普世的,並非上帝的「選民」和「純種」的猶太人所獨有。這樣的訓示與教導,從耶穌昇天之前,對門徒所吩咐的這句話:「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使徒行傳一章 8 節)便可清楚見著。

四、還是脫離不了本位主義

從創 世記一章二十七節所載之經文已可明白,人類是依照上帝的形象所造,無論膚色和人種如何,每一個人,都有上帝的形象,是神聖的, 享有人性的尊嚴,任何族群的尊嚴,都不能受到踐踏。連耶穌也在 昇天之前 強調,福音的工作是普世性的,每個願意接受的人和族群,都能得著,不應被拒於門外。只可惜,到了二十世紀之時,人類還是脫離不了族群的本位主義,依然在課堂上,高舉自己的民族。

小學時代,老師常灌輸我們「中華民族是世界上最優秀的民族」之觀念。縱使教會的主日學老師,常教導我們一首歌詞為「耶穌喜愛一切小孩,世上所有的小孩,無論紅黃黑白種,都是耶穌心寶貝,耶穌喜愛世上所有的小孩。」的兒童詩歌,但一直到讀神學院之前,絲毫沒有改變,心中無不存在著中華民族是世上最優秀的民族之概念,一看到台灣的原住民,就會很自然的稱他們為「番仔」或「珈俚仔」;在電視看到白種人,就會稱他們為「紅毛仔番」;在電影中看到印地安人,就會稱他們為「紅番」;在街上看到印度人,就會笑稱他們是「印度阿三」;在報紙上看到黑人,就會稱他們為「黑肚番仔」等。直到接受神學教育之後,我才逐漸改變觀念,不再用鄙視的詞句來稱呼和所謂「中華民族」相異的族群。

神學院畢業到花蓮牧會,和教會的原住民會友(我所牧會的豐田教會會友計有七個族群,分別為:客家、阿美、布農、魯凱、太魯閣、閩南、外省。)接觸和生活之後,我發覺,他們那天性樂觀、單純、活潑、幽默、開朗、共榮、共享的精神與民族性,正是我們所缺乏,必須加以學習的。

2008 年 11 月,受邀到莫斯科講學時,在市集當中,看到了許多來自世界各國來此做生意的人,其中以中國人和蘇聯解體之後獨立國協的人民居多,當然,也有許多遠從中東、東歐、印度等地前來的商人,他們講著不同的語言,賣著不同的商貨品,好不熱鬧。

一天,受邀從莫斯科前往聖彼得堡為一對新人證婚時,學校雇來了一部箱型車,載送我和一位校方的隨行人員到機場搭機。由於這是生平第一次到俄羅斯,對於那裡的一切,皆感到相當的新鮮和好奇,巧的是,接送我們到機場的司機是位來此做生意多年,平常兼差開車賺外快的中國人,由於語言互通,我乃把握前往機場一個多鐘頭車程時間,用中文問了他許多有關全世界最大的莫斯科集裝箱市場的族群問題,以及當地的民情和風俗。言談間,我多次聽他提到「毛子」、「黑毛子」之類的形容詞,由於我不瞭解他所指的「毛子」、「黑毛子」是什麼意思,乃開口請教他。結果,他回答說:在這邊的中國人,都稱身上長毛,滿頭金髮的俄羅斯人為「毛子」;而「黑毛子」就是來自中東、東歐、前蘇聯國協,同樣是身上長滿毛髮,但頭上是黑頭髮的人。

基本上,高舉民族主義,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優秀民族的人之心中,大概都會存在著濃烈的驕傲、本位、排他主義。然若心中充滿仇恨的「 民族主義」 , 那就太 可怕了! (本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