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新手 禮拜直播 聚會禮拜時間表 講道篇 週報 聖經下載 奉獻

新舊相合 — 連思宜牧師

  • 連思宜牧師

聖經:馬太福音九章16-17節;路加福音五章38-39節

 

親愛的兄弟姊妹大家平安:今天很高興有這個機會,第一次站在這個講台來講道。感謝上帝,讓我有這個新的機會,與大家一起來禮拜。

我記得我第一次站在這個講台時,是封牧說就任詞的那天。那天看著大家坐在下面,心裡是緊張到皮皮挫。結束後長執一起去吃飯。在飯桌上有一瓶紅酒,有人問我要喝一點嗎?我搖頭,因為我沒有很愛喝酒。但是,我想到我第一次和吳希涵牧師去宜蘭約會時,他帶我去金車博物館。裡面有一個試喝威士忌的地方。介紹的小姐教我們怎樣試喝,要看顏色,要搖一下,還要聞一下,看它的波紋,然後才可以小口小口的喝下去,好感受它的滋味。小姐會介紹這是幾年份的威士忌,香味有什麼不一樣,酒色有什麼差別,滋味還分什麼前味後味。老實說,我都分不出來,因為我很少喝酒。我只有分的出來啤酒和紅酒的差別。

在今天的經文裡面,我們也看見有兩種酒的分別,就是新酒和舊酒。不論我們喜歡喝新酒、還是舊酒、還是台啤,希望透過今天的講道,聖靈再一次讓我們有新的感動。

今天的經文這樣說:太9:16 沒有人把新布補在舊衣服上;因為所補上的反帶壞了那衣服,破的就更大了。9:17 也沒有人把新酒裝在舊皮袋裡;若是這樣,皮袋就裂開,酒漏出來,連皮袋也壞了。在以前,新的布沒有縮水過,若是把新布補在舊衣上,一下水,新布縮水,舊衣反而會裂更大。新酒則會發酵,所以需要放在新皮袋裡面,因為新的皮袋有彈性,可以隨酒伸縮。但是舊的皮袋已經沒彈性了,所以若是放新酒進去,新酒產生的空氣,就會讓舊皮袋爆破。所以,在這個經文裡面,我們看到一個困境,就是看起來,新的和舊的無法放在一起。若是放一起,就會發生衣服裂開,或是皮袋裂開的困境。

親愛的兄弟姊妹,在我們的生活中,可能我們也會遇到一樣的困境。有新的人來作同事,可能會和舊的同事工作習慣不同,就像胡忠銘牧師可能就需要適應我這樣的少年人一樣。有新的人來做鄰居,可能我們的生活習慣不一樣,就像我們家可能常常會吵到隔壁。若是娶一個媳婦,住在一起,我們也需要時間適應。若是有新的生命,有一個小北鼻,哇,那需要改變的不只是一個人,是全家人的生活都需要調整。親愛的兄弟姊妹,在生活中,有舊的遇見新的之時,我們可能都有不太習慣、也不太爽快的感覺。

不只是在生活中,可能在我們教會裡面,有時也有新舊不合的狀況。可能是組織,我們要用團契,還是用小組?可能是禮拜的音樂,要唱傳統的聖詩,還是唱現代的敬拜讚美?可能是禮拜的程序,要唱幾首聖詩,要唸主禱文還是使徒信經,要行平安禮嗎?在語言,在組織,在禮儀,在音樂,在族群,在請起立、請坐下,拍手、不拍手當中,我們常常也會遇到,新舊看起來不合,無法放在一起的困境。

當我還在讀神學院作神學生的時候,有一次我在實習的教會講道,那次我邀請兄弟姊妹在講道完,就坐著禱告,然後司琴慢慢地彈聖詩的前奏,我們就在聖詩的音樂中祈禱,最後慢慢唱聖詩結束。那一次很多人說他們感覺很感動,在聖詩裡面得著安慰。但是在禮拜後,有一個阿嬤去辦公室對同工說:「下次唱聖詩若沒站起來唱,我就離開這間教會。」那時的我,感覺很丟臉,讓牧師受到虧損,讓同工受到虧損。

我們都會遇到新舊不合的困境,但是,在這看起來新舊不合的困境裡面,耶穌給我們一個福音,我們一起來讀:惟獨把新酒裝在新皮袋裡,兩樣就都保全了。以前的我看到這段經文時,我有一個年輕人常常有的驕傲,就是我以前一直覺得新的一定比舊的更好,所以我們一定要除舊佈新,一定要把舊的拿走,換新的進來。但是,我這次讀這段經文,我才發現一件事,就是耶穌沒有說新的一定比舊的好,祂是說:「你若是想要保全新酒,你就要有一個新皮袋。」這意思是說:新和舊不是問題,問題是「保全」。你若是想要保全新酒,你就一定要有一個新皮袋。

親愛的兄弟姊妹,這個福音是,你可以同時有許多的皮袋,若是你想要放舊酒,你就用舊皮袋;若是你想要保全新酒,你就需要一個新皮袋。可能對有的人來說,小組是新皮袋,但是可能對有的人來說,團契是新皮袋;可能對有的人來說,敬拜讚美是新皮袋,但是對有的人來說,四部的聖詩是新皮袋;可能對有的人來說,性別議題是新皮袋,但是對有的人來說,順服丈夫是新皮袋;可能對有的人來說,華語是新的皮袋,但是對有的人來說,台語是新的皮袋。就像這禮拜三,周文敏執事分享她是如何準備台語司會,她需要兩禮拜前開始準備,然後一字一字、一句一句唸給牧師聽。為什麼她要這麼辛苦?因為她在做新皮袋。親愛的兄弟姊妹,當我們同時有兩種皮袋,我們就可以保全兩種酒。但是若是我們只有一種舊的皮袋,我們可能就沒辦法放新酒,因為當我們放新酒進去,舊的皮袋也無法保全。用舊的眼光、舊的思想去看新的事物,我們不是想要逃跑,就是想要攻擊,最後,你兩項都無法保全。所以,重點不是你有新酒還是舊酒,重點是,你有皮袋可裝嗎?

說到這,我們接下來可能會遇到兩個問題:一個是,我辛辛苦苦作好新皮袋,但是我沒新酒可裝。第二是,我有新酒,但是我沒新皮袋可裝。不知道大家比較煩惱哪一種狀況?我發現在教會裡面常常發生的討論是:那個團契看起來沒多少人,是不是要收起來?那個事工看起來沒什麼人,是不是要結束?不然就是,今天教會來一群少年人,我們要做什麼事情來留他們下來?我們是先有酒,然後趕緊做新皮袋,還是我們期待有新酒,所以願意一起來做新皮袋?

我在希涵牧師身上學習到一件很不簡單的事,就是他的堅持。六年前我們在觀音教會開始青少年團契時,只有三個人:我們和一個大學生。然後每一個禮拜,我們就這樣聚會,為著一個人準備兩小時的聚會。我們隔年開始辦週末兒童營時,老師比學生多,但是全部也只有五個孩子。但當我們離開時,青少年團契差不多有十五、六個青年,兒童營也有差不多二十多個孩子。最讓我高興的是,他們會帶他們父母來教會,讓我們有機會和他們的父母傳福音,教會也在社區建立很好的名聲。我在希涵牧師身上學到的就是:就算只有一個人,我也要做,就算只有一個靈魂,我也要做一個新皮袋來裝他。

來到德生教會四個月,我發現德生教會是一個有很多皮袋的教會,除了我們平常的聚會和團契以外,我們還有松年大學、兒童營、彩虹媽媽、公園佈道、醫療探訪的事工等等,我發現我們德生教會是一間真願意做皮袋的教會。就像現在的長老教會,很少同時保有風格這麼不一樣的台語禮拜和華語禮拜。我知道,做一個新的皮袋很不簡單。就像今天是婦女事工紀念主日,若不是有人願意做新的皮袋,今天我不可能站在講台來服事。如果我們不明白為了什麼堅持時,人都會說舊的酒比較好。因為舊的酒順口,舊的服事順手,舊的方法我們比較習慣,舊的環境比較舒適。但是,我們是為了什麼來做新皮袋?你想要裝的新酒是什麼?可能是人數,可能是什麼樣的服事,什麼樣的精神,什麼樣的禮拜。若是我,我想要的新酒,就是上帝自己。如果我可以更認識上帝,更親近上帝,我就願意做各種的新皮袋,為了來認識上帝更多。我知道有一間長老教會,他們的牧者說:我們每一個人都要練習參與在不一樣形式的禮拜中。所以雖然他們只有一場禮拜,但是他們奇數週是傳統禮拜,雙數週是敬拜讚美禮拜,若遇到第五週就是培靈會。我是沒這樣牧養過我的教會,但是我相信這樣養起來的羊,可能比較不會挑食。因為我自己也有這樣的經歷,雖然我在傳統的長老教會團契中長大,但是若是在小組裡面我經歷上帝的愛,我就學習。雖然我在聖詩和聖歌隊中長大,但是若是敬拜讚美、打鼓跳舞可以讓我經歷聖靈裡面不一樣的喜樂,我願意學習。雖然我習慣在觀音教會裡面舒適又安全的環境,但是若是離開觀音教會,可以讓我更認識上帝,讓我成就上帝在觀音教會的計畫,我願意學習。

親愛的兄弟姊妹,若是今天上帝要將這世代的人加給德生教會,我們要做什麼新皮袋來接納他們?若是今天上帝要行奇事行神蹟在我們的中間,我們要做什麼新皮袋來打開我們的眼睛?若是今天耶穌說要來我們家作客,我們要做什麼新皮袋來款待耶穌?親愛的兄弟姊妹,我知道做新皮袋很累,新酒也沒那順口,但是如果,這個新皮袋可以讓你吃到福音不一樣的口味,享受上帝給你不一樣的禮物,你願意為上帝來做新皮袋嗎?在這個禮拜的長執研習會中,我就看見彼此做新皮袋的努力。雖然用一句王道仁牧師的話:可能有時我們都在彼此忍耐,但是,愛就是恆久忍耐。我想,在我們彼此努力,為著主來做新皮袋的過程中,上帝就對我們顯明,什麼是合一的秘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