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新手 禮拜直播 聚會禮拜時間表 講道篇 週報 聖經下載 奉獻

再談遷徙與傳揚 – 赴日分享 — 胡忠銘牧師

  • 胡忠銘牧師

經文:創世記十二章 1-9 節; 加拉太書三章 7-9 節

前言

每當出國講學或參訪回來,都會迫不及待的將出訪心得和感受書寫下來和他人分享,同時留作歷史紀錄。繼前不久到美國、加拿大、新加坡,以及澳洲和紐西蘭等地的台灣移民教會演講和參訪後,此趟日本之行,又有不少心得可以訴說。基於此,我特別將前往日本演講的典故和心路歷程用文字紀錄,因「話是風,字是蹤」,若不加以保存,時間一過,便會逐漸淡忘,進而消失得無影無蹤。能夠記錄下來,不但可以保存記憶,也可多出一個與他人分享的機會。

一、再談遷徙與傳揚

每當參訪台灣的移民教會之後,都會油然從心中想起,《聖經》除了是一部上帝所啟示人類話語的萬世鉅著外,也可說是一部上帝選民的移民與漂流史。聖經當中,有許多和移民相關的記載,小至個人家族,大至整個民族都有。其中,小規模的個人和家族移民有創世記的 亞伯拉罕(因信仰) 約瑟(因被迫害)、雅各(因依親)與路得記的以利米勒與波阿斯夫婦(因飢荒)、路得(因愛與認同)等;大規模的民族遷徙有摩西因著信仰、自由與民族自尊,帶領以色列百姓出埃及,以及北以色列與南猶大國,分別被亞述與巴比倫帝國滅亡後,被強迫移民與通婚的歷史。

事實上,無論是小規模的個人和家族,還是大規模的整個民族之移民,皆代表著人與上帝之間的順服與祝福、罪與罰的信仰意義。猶如亞伯蘭受上帝呼召的移民,是一種順服與祝福;北以色列與南猶大國亡國後,人民被迫離開家鄉,遷移外邦,乃代表著百姓的犯罪,上帝的懲罰。

撇開「罪與罰」不談,有關「順服與祝福」的移民事蹟,我們從 創世記十二章 1-9 節:「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我必叫你成為大國;我必賜福給你,叫你的名為大,你也要叫別人得福,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亞伯蘭就照著耶和華的吩咐去了,羅得也和他同去。亞伯蘭出哈蘭的時候年七十五歲,亞伯蘭將他妻子撒萊和姪兒羅得,連他們在哈蘭所積蓄的財物,所得的人口,都帶往迦南地去。他們就到了迦南地,亞伯蘭經過那地,到了示劍地方,摩利橡樹那裏。(那時迦南人住在那地。)耶和華向亞伯蘭顯現,說:『我要把這地賜給你的後裔。』亞伯蘭就在那裏,為向他顯現的耶和華築了一座壇;從那裏他又遷到伯特利東邊的山,支搭帳棚,西邊是伯特利,東邊是艾。他在那裏又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求告耶和華的名。後來亞伯蘭又漸漸遷往南地去。」關於 亞伯蘭(之後更名為亞伯拉罕) 「 從哈蘭到迦南」的這九節經文 之記載得以見著,亞伯蘭 因信仰的緣故,接受上帝的呼召, 走上移民之路,進而開啟了希伯來民族數千年的移民與信仰之旅的歷史。從中, 我們方可見到亞伯蘭順服上帝,以及上帝對他及其後裔的祝福。

1. 亞伯蘭的蒙召( 1-3 節)

繼上帝在亞伯蘭的原居地吾珥,對他作出移民的呼召後,(見使徒行傳七章 2-3 節:「司提反說:『諸位父兄,請聽!當日我們的祖宗亞伯拉罕,在米所波大米還未住哈蘭的時候,榮耀的神向他顯現,』對他說:『你要離開本地和親族,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上帝又於哈蘭再次對亞伯蘭發出遷徙的呼召,指示他必須離開位於哈蘭所建立起的新家。以當時以游牧方式過活的希伯來民族而言,家庭與族人團體生活,是他們生活依歸,若被逼離開家鄉,或因故被放逐到異地,必須付出相當大的代價,這樣的結果,簡直和受刑罰沒有兩樣。

2. 亞伯蘭的回應( 4-5 節)

亞伯蘭因著對於上帝的信,乃以順服作為上帝呼召他的回應,毫不猶疑地的,再度帶著家人離開哈蘭往南遷移。此時,約於主前 2160 年,那時,亞伯蘭已高齡七十五歲。

3. 亞伯蘭的腳蹤( 6-9 節)

亞伯蘭往南遷移後,第一站來到迦南的「示劍」。此地位於耶路撒冷北邊,是當時南來北往的商業重要樞紐。之後,亞伯蘭又從示劍往南遷移,來到「伯特利」。亞伯蘭來到示劍與伯特利這兩個地方,皆築壇求告上帝,同時告白信仰,強調他在迦南地公開向人承認他敬拜耶和華為獨一的真神。

雖 亞伯拉罕在移民的過程中, 充滿著諸多挑戰,然他無論到那裡,都遵照上帝的吩咐,以信仰做為一切的根基。 亞伯拉罕 所到之處,必定設立祭壇,熱心敬拜,盡心事奉,因而得著上帝的祝福與保守,成了信仰與多國之父。

二、赴日緣由

2008 年 11 月上旬,在莫斯科講學時,接到一封內人從台灣傳去的電子郵件,內容提及:「日本關東地區的教會來電,想邀請你前往演講,若方便,請直接用 E-MAIL 與日本方面聯絡。」接到突如其來的邀請,內心除了受寵若驚外,還有些惶恐,因過去受邀到日本的演講者,不是名牧,就是國際級的學者,想到自己才疏學淺,實不敢冒然答應!在多方顧慮的情況下,直到回台灣之前,依然未透過電子郵件與日本方面聯繫。

11 月中旬,完成莫斯科兩個星期的教學工作,平安回到台灣後,隨即接到日本東京台灣教會李孟哲牧師的來電,要我安排時間,於 2009 年的 5 月初,日本的「黃金週假期」( 日本的黃金週介於四月底、五月初之間,是由昭和紀念日、憲法紀念日、國民年修日、兒童日等 多個節日 加上週末,總計長達 7 天 的公眾假期 ,與「新年」、「盂蘭盆會」並列為日本的三大假期。) 公家機關、學校與公司行號休假的時間,前往關東地區主領一年一度的聯合靈修會。由於內心依然處在「猶豫不決」的情況下,只好順口推辭,但李牧師在電話中一再的要我無庸客氣,不要推辭,因講師的人選是日本關東地區所有教會開會共同決定的,若婉拒的話,勢必還要再召開會議,討論人選,非常麻煩。經過長考之後,才透過電子郵件回覆,答應邀請。

答應之後,李牧師陸續透過電子郵件傳來聯合靈修會的主題、時程表和相關資料,並在郵件中好意的邀內人一同前往。原本,在資料中,大會所安排的課程只有四講,一講一個半小時,總計六個小時。但出發之前的兩個月,東京教會的李牧師再度來電,要我於 5 月 3 日 主日當天早上,主領東京台灣教會的主日禮拜。答應之後不久,日本川越教會的陳明星牧師又來電,請我帶領 5 月 2 日 關東地區教會所要舉行的長執研討會,要我於 5 月 1 日 提早到日本。就這樣,經過多次的聯繫與溝通,我乃依約行事,於 5 月 1 日 早上,偕同內人搭八點五十分的日本航空班機從高雄直飛東京。

經過三個多小時的飛行,平安抵達東京成田機場後,隨即轉乘巴士前往位於東京市區,池袋車站出口的大都會旅館。當巴士抵達飯店門口時,陳牧師已在旅館等待。辦理入住手續後,陳牧師乃好意的帶領我和內人到東京都會區參觀。

三、日本東京台灣教會

經過一夜的休息, 5 月 2 日 早上,參與了日本教會聯合會在池袋教會所舉行的長執研討會。會中,我看到多位在當地牧會的台灣教會牧師和長執,也聽到他們對於日本的台灣教會所面臨的挑戰,並和他們共商對策。

目前,日本關東地區的台灣人教會總共有六間,分別為:東京台灣教會、池袋台灣教會、千葉台灣教會、高田馬場台灣教會、台灣基督教會川越教會、筑波福音基督教會(已停頓好一陣子, 2009 年 4 月才又開始聚會)。這六間台灣教會皆隸屬於日本基督教團,所有的駐堂牧師全來自台灣,且都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背景出身,其中有兩位牧師到日本牧會已超過二十年。

基本上,在東京所有的台灣教會,乃由位於狄窪地區的東京台灣教會所分設,因此,東京台灣教會,可以說是當地台灣教會之母。依東京台灣教會的歷史所載: 東京台灣教會誕生的歷史,雖坎坷、篳路,然卻充滿恩典,曾經歷多次搬遷、租借與二次大戰的戰火,好不容易才在現址建蓋起屬於台灣人自己的教會。其成立的歷史典故如后:

1925 年前後由台灣來的二十名留學生開始聚會。
1935 年高達百名會友聚會。
1942-1945 年二次大戰期間,留日學生陸續返台,聚會人數縮減至四十名。
1946-1973 年戰後百廢待舉,經歷多次租借與搬遷。
1974 年加入日本基督教團。
1975-1977 年購買土地,建堂,聚會人數 120 名左右。
1981 年分設池袋教會(原代代木教會)。
1986 年分設川越教會。
1994 年分設千葉教會。

如今,台灣移民到日本所建立的教會,也和世界其他國家一樣,因著第一代的 台灣移民逐漸凋零, 移民人數 又 逐年銳減, 加上到東京讀書的台灣留學生,也於學成後,隨即整裝回國服務, 而使得當地的台灣人教會,受到很大的挑戰與衝擊。再者,移民的第二代,也因為語言與認同的問題,往往在上大學之後,轉往日本人的教會聚會,甚至離開教會。當然,也有人以當日本人為榮,不願意讓人知道自己是台灣人,畢竟膚色相同,不明講,別人也看不出來。

還好,目前日本東京台灣人教會的會友,大都是到留學日本之後,留在當地的第一代信徒,有投資移民,也有公司老闆,其中以醫生居多,短時間內,經濟應該不成問題。然若老一代的信徒 凋零 之後,日本的台灣人教會將如何面對未來,正是他們本次長執研習會所熱烈討論與關心的議題。

四、聯合靈修會

5 月 3 日 早上,在東京教會講 完道之後,與教會會友話家常時,結識了許多新朋友,其中不乏和我親戚與德生教會會友本就熟識的兄姐,得到他們熱情的問候與招待,真的有他鄉遇故知的感覺,倍感溫馨。

日本的台灣人教會和美國教會一樣,由於信徒的住所分散各地,而且路途遙遠,有人必須開兩個小時以上的車才能到達,而且一個禮拜才見一次面,因此,中午禮拜之後,幾乎所有的會友都會把握難得的機會,留在教會享用愛餐和聊天。由於靈修會下午就要開始,無法多聊,因此,當天中午用完愛餐會後不久,隨即驅車前往會場,準備為期三天兩夜的聯合靈修會。

日本關東地區的所有台灣人教會,每年都會利用黃金週的假期,由東京的台灣人教會輪流籌畫,進行三天兩夜的聯合靈修會,而地點大都選擇在東京市區的近郊。今年( 2009 年)的靈修會主題是「上帝真正在此」,主題經文為創世記二十八章 10-17 節,旨乃要移民日本的台灣人能夠明白,上帝無所不在,上帝在台灣,也在日本,只要人有信、有望、有愛、和上帝有關係,上帝便與之同在。

大會選擇在離東京都不遠的千葉縣之新習志野的幕張會館舉行。幕張會館是一所專供日本企業訓練員工的場地,地點就在新習志野的車站旁,交通極為便利,裡面設備完善,整潔舒適,餐點也相當美味可口。本次大會總共有一百多人報名參加,其中有不少年輕學子,也有幾位日本人和來自馬來西亞的華僑,由於我不懂日語,只能用閩南話演講,所以會場備有日語和華語兩種語言的翻譯人員,聽不懂閩南話的人,可以選擇配戴耳機聽講。

三天的靈修會當中,我依大會所訂的主題,以幽默的方式進行了四場演講,分別為第一天晚上講一場,第二天早上和晚上各一場,第三場早上講最後一場。整個靈修會進行下來,我發覺在日本的台灣人不但做事有效率,守信、守時,而且還非常愛與認同台灣,亦對台灣的前途表達出高度的關切,對於信仰也相當的追求。

一天,在晚宴上,我和內人正好和一對日籍的夫婦同桌,先生是日本人,太太是旅居日本近四十年的台灣人,可惜的是,先生聽不懂台語,且太太的台語又不太靈光,實在難以溝通。還好,旁邊坐著一位在東京大學攻讀語言學,目前正在撰寫博士論文的日本研究生,由於他專研台語與客語,因此,台語講得相當流利,乃主動充當翻譯。談話中,我對於這一位不懂台灣話,聽演講必須全程配帶耳機的日本先生感到非常的好奇,我問他:為何捨棄日本人的教會聚會,寧願和太太到台灣教會聚會,每次做禮拜,還得透過翻譯,才能瞭解講道內容?

原來,這位 1934 年出生,事業有成的日本人,因為罹患癌症,深知來日有限,乃經人介紹來到教會。奇妙的是,藉著信仰的力量,他的癌症竟然在他拒絕接受化療的情況下,不但沒有惡化,反而逐漸受到控制。原本,他 和 太太都在日本人的教會聚會,而太太也早已融入日本的社會,然因為太太是台灣人,深怕他去世之後,太太會在日本人的社會產生疏離,而感到孤單。為表示對太太的愛,他說:「我的年 紀比 太太大,而且我的身體有癌症,可 能會比 太太先歸天,為讓太太在我離開人世之後,不致於孤單,我樂意陪她在台灣人的教會聚會,好讓在我蒙主恩召之後,她能在台灣人的教會和台灣人一起做禮拜,至於我聽不懂台灣話倒無所謂,只要在我去世之後,太太不會感到孤單就好。」聽完他的分享,令我感動不已!完成三天的演講工作後,再度回到東京,入住於池袋的太陽城旅館。

雖然經常出國,但大部分都有任務在身,難以享受到旅遊的輕鬆自在,甚至還經常在任務結束後,就隨即整裝搭機返國,而失去多看國外世界的機會。雖是如此,能夠和居住在世界各地的人士溝通和分享,倒也能從他們的經驗談當中,學習到許多的功課。

有鑑於前幾次的匆忙回國,這次日本之行,我特地安排最後一天能夠放鬆自己,到處看看。然由於東京台灣教會的李孟哲牧師之師母李瑪珍老師,是內人就讀神學院時期的恩師,在她的好意帶領下,最後一天由她陪我和內人,無奈的是,當天東京下大雨,不適合觀光,只好退而其其次的,選擇一處地鐵站的咖啡廳坐下來,彼此分享和鼓勵,重溫師生的情誼。

5 月 7 日 是回台灣的日子 ,由於班機晚上七點才從東京 起飛,白天還有一些時間可以利用,因此,關東基督教團的所有教會同工,特別安排於當天中午在我所住宿的旅館樓下召開傳教師會,同時一起享用中餐和話別。當我和內人乘坐巴士前往機場搭機返台時,看到所有的教會同工熱烈歡送的場面,除了感謝這些日子的招待外,依依不捨的情緒突然湧上心頭。當天晚上十點,終於平安回到高雄小港機場,結束七天難忘的行程。

結語:

1970 年代之前,台灣經濟尚未起飛,仍處貧窮的階段時,能出國的人,除了有特殊背景的人之外,就是知識水平高,可以藉著留學的機會,留在國外工作的人。還有,就是財力雄厚,有足夠的資金,可以利用商務考察出國者。否則,一般人可無法享有這等福份。如今,台灣的經濟已和歐美國家不相上下,出國已不再是難事。然若有機會出國或移民,能效法亞伯拉罕,順服上帝,找尋教會,設立祭壇,敬拜上帝,傳揚福音,上帝的祝福,必會如同加拉太書三章 7-9 節所載:「所以你們要知道,那以信為本的人,就是亞伯拉罕的子孫,並且聖經既然預先看明,神要叫外邦人因信稱義,就早已傳福音給亞伯拉罕,說:『「萬國都必因你得福。』可見,那以信為本的人和有信心的亞伯拉罕一同得福。」的應允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