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新手 禮拜直播 聚會禮拜時間表 講道篇 週報 聖經下載 奉獻

回顧、邁向 — 胡忠銘牧師

  • 胡忠銘牧師

聖經:路加福音九章62節;腓立比書三章12-16節

引言:

時間飛逝,德生教會設立迄今,已走過53年的歷史(1964-2017),從今天起,將正式邁入第54年。回首過去,這53年來,德生只經歷過三任牧師團隊,且在信仰前輩的努力耕耘下,不斷的成長與茁壯,稱得上是一間蒙恩的教會,實值得感謝。然在未來的道路上,將面臨少子化、信徒年齡老化、組織僵化、守舊觀念、個人自我意識高漲,以及教會世俗化的衝擊,福音事工勢必會比以前更為艱鉅。

在53歲生日「許願」的時刻,讓我們先用感謝的心回顧過去,同時以戰兢的心立足現在,遵循路加福音九章62節與腓立比書三章12-16節的教導,定睛向前,邁向未來。

一、回顧德生

設教週年紀念主日時,身為牧者的自己,每年都會效法猶太人的信仰,在特別的日子不斷回顧歷史,藉以訴說上帝的恩典,並指出過去的問題,好讓大家能引以為鑑,忠心倚靠上帝,繼續向前。

德生教會乃1964年,由高雄新興長老教會的蘇天明牧師,為響應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在台宣教一百週年(1865-1965)的倍加運動,於當年八月第一主日所創設。

為分設教會,蘇天明牧師乃偕同好友邱天登牧師,以及新興教會的彭清約長老、余蔡倫長老來到高雄市的德生街勘察。經過一番評估之後,決定租下德生街23號的三樓透天厝作為聚會場所。租妥之後,乃將二樓闢為禮拜堂,三樓當作牧師館,一樓作為接待室及主日學教室,並以街道名稱正式命名為「德生基督長老教會」。自此,德生教會便成了母會新興教會所分設的第三個支會。

新興母會為規劃德生教會的牧區,乃將住在高雄市大同路以南、中山路以東的新興教會會友劃分到德生教會聚會,大同路附近之會友,則任其自由選擇。

硬體設備就緒後,1964年8月2日,由高雄中會議長李傳牧師主持德生教會的開設禮拜。同年8月9日,舉行第一次主日禮拜,出席人數約70餘名。一個多月後,聚會的人數逐漸增加,場地不敷使用,遂而又於9月27日租下德生街2號的二樓做為禮拜堂之用,原所承租的樓房仍保留為牧師館及主日學教室。

至1968年底,教會已有長老4名、執事6名,正會員成人178名、小兒109名,而於1969年春季議會時,向高雄中會稟請,獲准升格為堂會。(當時尚未有壽山中會,1972年壽山中會成立時,隨與母會新興教會加入。)升格為堂會之後,會友們無不衷心期盼擁有自己的禮拜堂。經過接洽,終於購得現址之土地,並於1967年2月26日由蘇天明牧師主持定礎禮拜,展開本會第一次建堂的事工。經過六個多月的建築,於同年9月17日舉行獻堂感恩禮拜。

擁有自己的禮拜堂之後,教勢蒸蒸日上,為效法母會的精神,於1981年開設大仁教會,1987年8月23日又開設德生第二教會(現改為漢民教會)。

德生教會在第一任邱天豋牧師,以及第二任陳播春牧師,還有諸多信仰前輩的耕耘下,信徒日漸增多。是時,1967年所建的禮拜堂已無法容納參與禮拜的會眾,遂而於1991年進行第二次建堂,並於1992年3月29日舉行新建大樓獻堂感恩禮拜。新建禮拜堂落成後,信徒人數呈倍數增長,教勢突飛猛進,不但與社區結合,辦理課輔班,還與隔壁小學共同辦理英文教學。1993年更接納燕巢教會為支會,協助其福音事工。
1998年7月23日,胡忠銘牧師赴任後,相繼邀請牧職和幹事同工加入團隊服事,一起推展禮拜更新、靈命造就、松年大學、快樂週末營、德生樂集、代禱團、彩虹愛家校園事工、在地海外宣教(忠孝公園外勞事工)…等一連串的事工,並於2002年2月17日起,開設第三場禮拜,2012年9月,再增設第四場禮拜。為了青年與兒童的福音事工,2014年進一步規劃青年牧區,又於2017年開始兒童牧區的規劃與福音事工的推展。(資料來源:胡忠銘撰,德生教會網站中的歷史沿革。https://www.tschurch.org/history/

二、牧養心聲

個人何其有幸,能受邀到德生教會服事,令我感到相當「意外」!因來德生教會之前,對德生教會完全沒有概念,當然也不知道德生教會在哪裡,加上牧養大型教會,並非我的人生規劃,所以才會感到「意外」。然而回想起來,會到德生教會服事,必定有上帝的旨意,才能成就此事。

數算之下,自從1998年7月23日,從花蓮舉家搬遷來到德生服事迄今,已整整走過19年,邁入第20個年頭。若以「代」(generation)觀之,20年算是人類的「一代」,在人一生的歷程中,並不算短。值得一提的是,能在德生教會53年的歷史中,參與19年的服事,不但已經超過德生教會創設以來的三分之一歲月,也打破過去兩任牧師在此牧會的紀錄。

擔任牧師60年(含70歲退休後,繼續在所曾牧養過的台北南門教會任榮譽牧師至88歲為止),於2012年9月8日安息的胡茂生牧師(家父的三哥),生前曾在台灣神學院兼課,上牧會學時,經常講一句帶有詼諧,卻值得深省的話:「一位牧師在同一間教會連續牧會20年,若非『神蹟』,就會『起肖』(發瘋)!」意即長時間在同一間教會牧會,若沒有上帝的同在與保守,真的很困難,因要面面俱到,滿足每一位長執和會友的需要,實非易事,若非親自經歷過,真的無法體會出這句話的哲理。如今,我就有著深刻的體認,因我在德生教會服事已經邁入第20年。這種心情,實無法訴諸筆墨,只有走過的人,才能夠瞭解。

為因應眾多會友的需求,牧師的工作可謂如同便利商店7-11,24小時不打烊,隨時都得處在備戰狀態,特別是在大教會更是如此。這種感覺,就好比消防隊員,得隨時準備出動。還有,預備講道篇的心情有如影視節目的編劇、導演兼演員,不但得長時間撰寫劇本,並自導、自演,滿足「觀眾」的需求。再者,牧師的工作亦可比擬為餐廳的廚師,得長時間做出合乎所有人口味的料理,困難的是,所面對的,都是同樣的人,因此,所要預備的料理和節目,得不斷創新,絕不能老是開罐頭,或常將剩菜端上桌。當然,若再加上教會的行政,同時又得顧及教會的增長,且面對長老教會僵化的組織,還有會議當中的不同意見,其挑戰之大,可想而知!

的確,若沒有「神蹟」(上帝的同在、保守與恩典),要在同一間教會牧會長達20年,真的會「起肖」。感謝的是,近20年來,因時刻都有神蹟的出現,身為牧者的自己才能渡過層層的難關,不斷向前邁進,教會也才得以穩定成長。

三、引以為鑑

如引言所述,日後的台灣教會,將面臨「少子化、信徒老化、守舊觀念、組織僵化、個人自我意識高漲,以及教會世俗化」的衝擊與紛爭等挑戰。身為基督徒,實有責任共同省思,並尋求因應之道,否則,未來的道路,將會崎嶇難走,如歐美的教會一樣,逐漸衰退,甚至走到關門的地步。有鑑於此,容我以擔任傳道人30多年,同時在德生教會牧會近20年的經驗,提出省思,好讓我們能邁向未來,再創歷史。

1980年代末,負笈英國進修時,親眼目睹英國教會式微的慘況,因走在鄉間,常可看到宏偉的教堂,不是聚會人數少得可憐,就是因為會友人數過少,負擔不起維修費用,而「關門大吉」,甚至被拍賣,淪為他用。

1990年代初,再度負笈到美國讀書時,曾兩次利用長假,分別從芝加哥開車前往佛羅里達與紐澤西參訪,在多天的旅途中,看到幾間禮拜堂前的草地上,插有「拍賣」(For Sale)的牌子,讓人看了深感不可思議!這樣的情景,在台灣成長的我,可未曾見過。好奇之餘,經過探究,我才知道,歐美的教會之所以會關閉,甚至拍賣,主要之因,乃重視宗教教育的基督徒家庭銳減,加上會友凋零,年輕人不願進教會,聚會人數直線下降,經費無法支撐人事與維修的開銷所導致。

2016年「復活學季」(Easter Term),有機會到英國劍橋擔任訪問學者時,看到英國教會的衰退,比起1980和1990年代所親眼看到的更加嚴重,令人相當傷心與難過!撇開「英國國教」(Church of England、Anglican Church,又稱「安立甘宗」、台灣稱之為「聖公會」)、「衛理公會」,以及「天主教」等教派,在短短的六年之內,就有700多間教會關閉不談(聖公會168間、衛理公會500間、天主教100間),光是英國「聯合歸正教會」United Reformed Church,簡稱URC,從2005到2010年間,就關閉了90間教會,且所關閉的教會數,在英國的各大教派中,排行第四。(資料來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United_Reformed_Church

從上述端見,不只英國「聯合歸正教會」如此,其他的教派更慘。面對英國傳統主流教會的不斷衰退,英國蘭卡斯特大學(Lancaster University)的社會、政治學與宗教哲學教授琳達‧伍德赫德(Linda Woodhead)不諱言的談道:「英國基督教已持續衰退了逾100年!」是的,這樣的問題,沒有親身經歷,親眼目睹,乃難以相信。
值得注意的是,原本的「英國長老教會」,在教勢逐漸走下坡的情況下,為了整合信仰三位一體的加爾文主義傳統所屬之教會,乃於1972年邀集蘇格蘭、威爾斯等地的長老會與「公理會」(Congregational Church)合併而成「聯合歸正教會」。聯合之初,會友總數約75000位左右,教會數有1600間。無奈的是,時至今日,合併的結果,「聯合歸正教會」不但沒有壯大,依然不斷萎縮。

依照2016年「聯合歸正教會」本身的統計,教會數只剩1400間,會員總數下降為56000位(與1972年相較,會友數少了19000位,教會數少了200間),仍在職牧會的牧師只有608位,其餘的牧師,不是退休,就是年紀老邁,無法再從事牧會工作,因此,在職的牧師得一人牧養3-5間教會。(資料來源:同上註)

更令人憂心的是,「聯合歸正教會」的會友年齡層偏高,年輕人少之又少,且幾乎沒有兒童主日學。不久的將來,我們的母會「英國長老教會」(聯合歸正教會)將會被邊緣化,甚至萎縮到得繼續出賣教產,才能應付教會的開銷。這樣的窘境,我不但親眼目睹,且親自與英國「聯合歸正教會」所屬的地方教會牧師、會友,還有神學院的老師和學生,以及劍橋的學者討論過,並潛心研究過。(請參見拙著《遭遇vs.所行》,2016,頁147-201。)

雖長年以來,英國主流教派快速萎縮,然新興教派卻吸引了不少亞裔、非裔及混血族群的年輕人前往聚會,特別是屬靈恩的五旬節教派和採較為活潑的敬拜讚美與小組教會卻蒸蒸日上。這樣的情況,和台灣教會頗為類似。反觀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在會友年齡層偏高,又面臨少子化,且年輕人喜愛新興教派的聚會方式,而頻向這些教會靠攏時,類似英國傳統教會的情況,勢必會在幾年後,於台灣上演。

有鑑於此,這19年來,個人在德生牧會,除了擴展教會的社區事工之外,也特別強調禮拜的更新、靈命的造就、松年大學、快樂週末營、德生樂集、代禱團、兒少團契、在地海外宣教、彩虹愛家校園等事工,並極力推動「多語言、多形式、多場次」的禮拜,而於2002年開闢第三場禮拜,好讓不同年齡層的人,能選擇適合自己的語言和禮拜方式來敬拜上帝。2012年,還特別為青少年開闢傳統與現代合併,但傳統重於現代的第四場禮拜,旨乃要讓青少年朋友在敬拜讚美之餘,也能夠瞭解長老教會的傳統與精神,且在第三、四場禮拜後,還有小組聚會,其目的,就是要藉此發揮肢體關懷、宣揚福音的功效,擴展上帝國的境界。

還有,2014年由青年牧師規劃青年牧區。2016年再邀請到兩位有教育背景的年輕牧師加入團隊服事,並於2017年開闢兒童牧區,擴展兒少事工,因教會得要有兒童和青少年,才能看見未來。

然可惜的是,在長老教會的體制下,事工推展的過程中,常在會議中,有人為了堅持己見,在意見過於強烈的情況下,弄僵開會的氣氛,甚至要牧師團「聽命行事」,而使得事工計畫受阻。此乃個人在德生牧會過程中,最為難過的事項之一。

無可否認的,長老教會屬民主代議制,大家都可表示意見,且發表強烈意見的人,出發點也是為了教會,然表示意見之前,若能先瞭解事情的原因,並親自投入服事之後,再提出看法,才不會在不明究理的情況下,一意孤行,堅持己見,嚴重打擊服事者的士氣,讓人心灰意冷。若發表強烈意見的人,能以身作則,接受造就,並熱心參與服事和奉獻,且全心配合牧師團所提出的事工,教會必定會更加興旺。

四、定睛向前

路加福音九章62節與腓立比書三章12-16節這兩段經文的背景和意涵,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詳,於此不再贅述。然仍必須瞭解的是,前者是耶穌對跟隨祂的人之教導;後者是保羅寫給腓立比教會的提醒。

耶穌會提出「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路加福音九章62節)的教導,乃在傳揚福音的過程中,跟隨祂的人常被世事所阻撓,而以各種理由,將天國的福音放置於後,耶穌才會以上述這節經文教導人,若要想成為上帝國的一份子,勿將急不容緩的得救要事擺在後面,得要定睛向前,全心全意跟隨主,勿被俗事所纏絆,才不至於走偏方向,耕出歪斜的犁溝。

請本會的全體兄姐和長執能捫心自問,自己是否有將上帝國擺在第一?若否,得遵循耶穌所提出的教導,加以修正。

保羅會提筆捎信給腓立比教會,撰寫腓立比書三章12-16節下列這段經文:「這不是說我已經得著了,已經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著基督耶穌所以得著我的。弟兄們,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裏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所以我們中間,凡是完全人總要存這樣的心;若在甚麼事上存別樣的心,神也必以此指示你們。然而我們到了甚麼地步,就當照著甚麼地步行。」主要之因,乃腓立比教會遭受內外問題之困擾,限制了教會之發展。為此,保羅才會以自己為例,告白自己雖因信稱義,並服事主多年,且為主受苦,但他從不意味著自己已達到目標,仍須奮力向前,才能得著獎賞。保羅藉此鼓勵大家,當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直跑,依照上帝的指示,才能達成目標。

從耶穌和保羅的教導中,得以瞭解,人除了要常回顧歷史,引以為鑑之外,還得全心全力、定睛前面、向著標竿,才能邁向未來,得著日後的獎賞。

結語:

教會是由基督徒所組成的信仰團體,然基督徒也是人,因著人的有限,有人的地方就會出現問題。當然,教會問題的出現與衰退,並非今天才有,新約時期的初代教會早就已經存在,我們從哥林多前、後書與腓立比書的記載,已可清楚看到當時教會所面臨的「內憂」與「外患」。除此之外,在新約聖經其他的書信中,以及啟示錄對於「七教會」之忠告裡面,對於教會問題亦有諸多的提醒。從中,已足以讓我們看到赤裸裸的教會問題、需要、發展、受阻與衰退之因。

在德生教會53歲的「慶生會」大好日子裡,惟願每位德生教會的兄姐,都能遵循路加福音九章62節與腓立比書三章12-16節的教導,藉著回顧與反思,邁向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