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新手 聚會禮拜時間表 講道篇 週報 同工專區 聖經下載

20160703 謝貴恩的信仰見證(三)(謝貴恩執事)

四、遇到我的「番仔薑」:
跟前任男友分手後,我有一段時間覺得很憂傷。經過大約半年的徒步做饒恕禱告後,我的心中開始出現別段經文:「我的良人啊,求你快來!如羚羊或小鹿在香草山上。」(雅歌最後一節的經文)我覺得莫明其妙!我沒有特意要去想甚麼經文來禱告,心中就是會跑出來。

不久,台大醫院團契的會長陳恆德弟兄突然打電話給我,告訴我要幫我介紹他的堂弟陳恆明給我認識。突然接到這樣的電話,我有點不知所措,就跟他說:「我回去禱告看看!」雖說要禱告,但自己一個人實在靜不下心禱告,我就去找我台大醫院團契的同工林玉裕姊妹,以前我們常一起去探訪病人。

我告訴她這件事,她就陪我禱告。玉裕是一個常常安靜在神面前的人,她陪我禱告後告訴我,我必須改變我禱告的態度,她要我跟主說,我願意明白祂的旨意,我也願意把我婚姻的主權交給主,讓主坐在我生命的寶座上。

當我開始這樣禱告,我發現,我的婚姻之事,已經不是我的事了,那是上帝的事,雖然我還是不清楚,但我至少可以跳脫出來為這個弟兄禱告。我跟主說,我不認識這個人,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上帝為我預備的,我聽說他十四歲就出國,不知道他的信仰如何?他會不會外面是黃皮膚,裡面卻是白人思想的「香蕉人」?我開始為他祝福,求主祝福他跟主有好的關係…;然後,我的公公先跑來認識我,催他跟我交往。

因為恆明比我矮,我有一點擔心家人的看法,結果我爸爸說:「番仔薑會辣,一粒仔子就有夠啦!」爸爸的意思是,一個好丈夫外表不是最重要的,有沒有責任感才是重點。

五、祂從死蔭的幽谷救回我的孩子:
結婚後,我生了兩對兒女,有人很驚奇我們怎麼生這麼多孩子?其實我用母體樂避孕兩次,兩次都懷孕。懷孕小女兒時,母體樂還在子宮底,若要取出,受精卵可能也會流掉,所以就不敢拿,結果,懷孕到13周左右,羊膜破裂,我問醫師羊膜還會修復嗎?孩子還活著嗎?醫師問我要不要取出避孕器,我問過程孩子安全嗎?醫師當然不敢保證!就這樣,我懷著忐忑的心繼續懷孕,為了怕她早產過輕,我很努力的補充營養,她生下來時體重竟然超過四公斤。

女兒兩歲四個月因流行性感冒嗜血桿菌轉成腦膜炎而致聽障;十歲時又因黴漿菌肺炎而致腦炎,雙側肺葉擴張不全,胸部兩側都插引流管,一邊流出血水和氣泡,一邊流出白色的乳糜,昏迷四十天住榮總小兒科加護病房。教會戴任恭長老是高醫小兒科醫師,特別到榮總關心,令我們十分感激;戴長老看完告訴我,榮總的處置沒有甚麼問題,如果是他也會這麼做;但是孩子就是一直昏迷,主治醫師是剛從美國一個專門研究感染控制的機構回國的,她告訴我們她已經盡了全部的力量了!我每天以淚洗面、寢食難安、心如刀割,教會弟兄姊妹也為我們迫切禱告。

那時,我大兒子陳以理跟他同學陳冠甫正在練習中小提琴二重奏,冠甫的媽媽陳淑慧姊妹聽說我擔心到吃不下東西,就帶著黨蔘茶來家裡給我補氣,她說她為以琳禱告時,神有給她感動的經文,就是要學摩西的姊姊米利暗用讚美的方式禱告,她陪著我讀那段經文,又陪我禱告;從那天起我不再只用哀求的方式禱告,開始學用讚美的方式向神禱告。
我大女兒維音的同學的媽媽謝明貞牙醫師是鳳屏教會的長老,她照著聖經的教導到醫院用橄欖油為以琳抹油禱告,也請他們教會的代禱團禱告,代禱團有位姊妹在為以琳禱告時看見異象,看到耶穌抱著一個小孩,她感覺心中充滿平安;後來以琳醒了也告訴我,耶穌在她在醫院睡覺(昏迷)時曾像抱小貝比一樣抱她。

我的小妹婿陳宗吉(現在是台北信安教會牧師)當時擔任教會長老,他也專程南下為以琳抹油禱告。我那時以為以琳快要死了,但是她還沒有受洗,教會就安排力宗暐牧師到加護病房為她施洗;後來力牧師告訴我說,當時他跟上帝禱告說,這是他第一次為人施洗,必須是活的,不要是死的!

那段時間我想起有個牧師曾教導說:「不會禱告讀詩篇,不會做人讀箴言。」我重新讀詩篇。有一天讀到這兩段經文:「神啊,你的公義甚高;行過大事的神啊,誰能像你!你是叫我們多經歷重大急難的,必使我們復活,從地的深處救上來。求你使我越發昌大,又轉來安慰我。」(詩71:19~21)「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處被聯絡;那時,我的形體並不向你隱藏。我未成形的體質,你的眼早已看見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寫在你的冊上了。神啊,你的意念向我何等寶貴!其數何等眾多!」(詩139:15~17)我嚎啕大哭,跟神爭辯說,我都按照祢的話來做,她在母腹中時羊膜破裂, 我也不敢拿掉孩子,她已經得一次的腦膜炎,現在又得腦炎。是祢叫以琳多經歷重大急難的,祢一定要照祢的話使以琳復活,從地的深處救上來。

隔天,以琳病情開始大大改善,意識也漸漸清醒,連她的主治醫師都覺得驚訝說,這是上帝聽了妳的禱告,我說不只是我,好多人在為她禱告啊!

後記:

謝謝胡忠銘牧師鼓勵我將我的見證在週報分享。其實這些大多是我的「漏氣代」,有我的軟弱,我的不足;但是,「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什麼時候軟弱,什麼時候就剛強了。」(林後12:9~10) 感謝主,在我的軟弱中得到祂與肢體的恩典、陪伴與扶持。願榮耀歸給主。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