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新手 聚會禮拜時間表 講道篇 週報 同工專區 聖經下載

20160626 謝貴恩的信仰見證(二)(謝貴恩執事)

三、麻雀變鳳凰:
台北護專畢業後,我考進了台大醫院擔任護士,住在醫院的宿舍。那時我有一位男朋友,並且已經訂婚。但就在決定去哪家拍婚紗照時,我們開始吵架。他說我都不尊重他的決定,他決定去哪家就去哪家,我幹嘛不同意?我說我們應該多找幾家比價,以便省點錢作為將來家庭的需用;他說他在補習班同學都很崇拜他,只有我常常對他的話有意見。其實,我的父母剛開始是不同意我們交往的,認為他的工作收入不高,私人企業沒有保障,他說他要去補習考高考,那段時間我就借他生活費,讓他能專心準備考試。可是他在補習班認識很多大學剛畢業的女生,對他的話都言從計聽;我為了他,拒絕很多人的介紹和約會,等候他大約三年多的時間,等他考上高考,準備結婚。可是,他開始換教會,不接我的電話,不見我,疏離我,逃避我;我知道他常常跟別的女生出去看電影,打電話,就是不理我,這樣,哪像是訂了婚即將要結婚的樣子啊?他的父母很喜歡我,就要我多讓他,去「姑情」他,挽回他,我都盡量配合,委曲求全,但最終他還是將一紙「解除婚約同意書」交給他母親,拿來給我簽字。

那段時間,我非常的憂傷。因為我的同事都吃過我訂婚的喜餅,每個人都來問我什麼時候結婚?準備結婚後住在哪裡?還提供我許多房子的資訊,我真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我積極參加聚會,除了星期三的查經禱告會、星期六的青年團契,有時還去公館錫安堂靈修默想,還拜託台灣師範大學衛教系的教授讓我旁聽他們的課,又去中華福音神學院上延伸制的課,把每天的時間排得滿滿的;為了能參加這些活動,我還包大夜班。

我也找到一位聲樂老師學聲樂,但是這些活動並沒有使我憂傷的情緒得到安慰。有一次,我上完聲樂課,經過忠孝西路的天橋,那個時候正是下班時段,人潮、車潮熱鬧非凡,橋下的路燈、車燈,延綿好幾公里,我站在橋上,看著街景,想起了晉朝李密《陳情表》中的一句話:「煢煢獨立,形影相弔。」我忍不住向神哀嘆:「神啊,你不是創造了很多人嗎?怎麼天地悠悠,唯獨我孤孤單單、悵然而淚下!」

當時台大醫院新建大樓,宿舍從四人房改成六人房,我下大夜班回到宿舍,小夜班的同事才剛睡醒,中午又有兩頭班的同事回來,整天ki-ki叩叩根本睡不好,睡不好就沒食慾,沒食慾身體狀況就開始變差,所以就得了背部慢性肌膜炎。有時痛到連站都站不直,下班還得去做復健,護理長只好把我放到供應站去準備病房要用的消毒用品,但是供應站是給每個同仁輪流放鬆的,我佔住這個位置,讓護理長很為難,我也很不好意思。

醫院團契有一位香港來的牙科醫師叫葉小瑛,她也住在宿舍,她常常來看我,但宿舍規定不可讓非室友進入房間,所以我們兩個常約在宿舍的安全樓梯,一起讀經、一起禱告。她很關心我,有一天她寫了一張卡片給我,上面寫著:「因我唉哼的聲音,我的肉緊貼骨頭。我如同曠野的鵜鶘,我好像荒場的鶚鳥。我警醒不睡;我像房頂上孤單的麻雀。」(詩102:5~7)我一看,就哭了,我跟主說,主啊,你真的知道我的景況,我真像一隻屋頂上孤單的麻雀。

我在接受台大醫院兒科加護病房培訓前,曾考上公保門診中心儲備護理人員,但因為培訓後必須服務滿三年才能離職,所以我就申請把報到時間延到這梯次儲備人員的最後。為了治療我的背痛,也不讓護理長為難,我在兒科加護病房做滿三年後辭掉台大醫院的工作,向公保門診中心報到。

公保門診中心的薪水比台大醫院少很多,也沒有提供宿舍。台大團契有個姊妹叫朱琳,原本是台大醫院的藥劑師,後來去恆春錫安堂當傳道,她正在找一位姐妹陪她媽媽住,她的條件是必須每個星期帶她媽媽去教會做禮拜;朱媽媽半年住台北,半年住美國,她不收我房祖,也不收我水電費,後來經過我的堅持,才讓我負擔大樓的管理費;不在台灣的時候,我幫她整理看管房子,有事情通知她家人。我就這樣從麻雀變鳳凰,住進了一間又新又漂亮的大樓,我自己有一間單獨的房間。

我與朱媽媽住在新生北路一段的新建大樓裡,每天步行去台北公保大樓上班;朱媽媽不在台灣的時候,禮拜天我不必陪她去教會,我經常一個人從現在的大安森林公園附近的教會走路回家。大概一個小時多的路程;因為心裡很孤單、很苦,我常常一邊走路,一邊禱告。

我都禱告些甚麼呢?其實,我並不知道怎麼禱告,但我所受的教導告訴我,我必須饒恕,所以,我只是反覆不斷的說:「主啊!求祢幫助我饒恕,饒恕那個背叛我、傷害我的人。」這樣大概半年左右,我才慢慢釋懷。